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sot主舜远,吃界幽、送弓
 

我可能……活不过期末了吧…………………………

(别理。 )





查看全文

百粉点文

开个点文。可有cp可无cp
cp限定:舜远 界幽 西北送弓
欢迎带梗。
六月考试月,所有点文可能暑假才会填,所以此帖开到暑假。

查看全文

【舜远】早安

-灵魂伴侣梗,互为灵魂伴侣的人身上有相同的印记
-系列前文戳首页
-深夜摸鱼系列

尽远斯诺克是什么人?

如果有人在今天之前问舜这个问题,他定是可以毫不犹豫的答出来的。但这句话也不是那么准确,舜也要斟酌一番才会根据这个问题问的方面和问这个问题的人给出答案。

若是论身份,舜可以根据不同的场合给出不同的答案; 若是论和舜的关系,那舜知道的可以形容他俩关系的词语太多了,挚友、兄弟、君臣,以及还没有明说但舜坚信有一天迟早可以明说的,爱人、灵魂伴侣。

若是论性格,那舜用几页纸都写不完。首先,尽远斯诺克毫无疑问是一个正派的人。尽远性格温却又满身棱角,认定是对的事情就绝不放手,倔起来哪怕是舜也拉不住,有时候还会死脑筋。有什么事情又喜欢自己一个人扛着,绝不会把半点苦楚伤痛透露给别人。尽远不善言辞却又不是不会逢场作戏,在太子身边待了这么多年见识的场合多了去了,每次玉茗来找界海的茬他都能面不改色地说得对方哑口无言。尽远喜静、耐心,办起事来认认真真,细致无比,更别提其它的稳重、负责、勤勉等等等等了,描述尽远的性格舜可以说上一整天。

这个人太复杂了,缺点优点一大堆,矛盾之处也一大堆,说他好的地方舜可以说上一大堆,说他不好的地方他也可以说上一大堆。舜怎么描述都觉得不够,没有贴切地描述出尽远的本色 。都说越是了解一个人,就会越是不能用简简单单几个词概括对方性格,这句话用在他这里实在是他贴切了。硬要逼急了舜叫他给个定论的话,舜也没办法了,只能挤出一句尽远斯诺克就是尽远斯诺克了。

如果有人问舜他信不信尽远斯诺克,他定是会毫不犹豫地说信的。舜可以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他。尽远将自己与舜相同的灵魂印记藏起来的事情确确实实伤了舜的心,但这丝毫不动摇舜对尽远的信任。若是未来有一天尽远用长枪将舜捅了个对穿,那也会是舜自己的主意。

整个皇宫之内,圣塔之下,那个人不知道舜欧德文信尽远斯诺克这条真理?

怎么就变了呢?舜乱糟糟地想,短短几个时辰整个世界都变了样。似乎有一把刀直挺挺地将他劈成两半,他咬紧牙关,浑身颤抖,不正常地佝偻着背,胸膛剧烈起伏。尽远脸色苍白,摇摇欲坠,抓住他的手一片令人绝望的冰凉。

这让他混乱不堪 ,不知所措,一边担心尽远的身体,那天夜晚尽远满身是血倒在他的怀里奄奄一息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哪怕是回忆起当时心情的一分,惊慌和恐惧就要把他的心给碾成粉末;可另一边,火山爆发式的绝望和愤怒已经将他的心融化成一片焦土,一片灰烬,阻止他作出任何对尽远关心的举动。

他的大脑也分成了两半,一半不停地说着不可能不可能相信尽远此处必有隐情,另一半愤怒地尖叫着都是假的都是谎言他骗了你他背叛了你。

他身体的一部分不可置信地叫嚣着,想质问对方问个明白,想找人查个彻底,查到所有的隐情过去阴谋经过都在阳光下摊开,让任何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失去了信心和勇气,只剩下被自己至亲之人背叛后滔天的愤怒,杀气腾腾,只想将他二人从此一刀两断,从此了无瓜葛,再无关联。还有一部分痛得难以忍受,就是硬生生地疼,疼得让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支离破碎,让他胸口发烫 ,某个印记苦苦地哀求,哭泣悲鸣。

舜紧闭上了双眼。过去十年的种种和今天发生的一切不可控制的浮上了心头。

他是我的挚友。

那是假的。

他是我的兄弟。

那是假的。

他不会骗我。

他骗了你。

他有和我一样的印记。他是我的灵魂伴侣。

他把它藏起来了。他不认 。

他骗了你。


尽远感觉很冷。

他眼前发黑,意识开始模糊。他开始发冷,按着伤口的手满是鲜血。尽远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很久了,他感受到自己抓着舜的那只手开始滑落 ,而他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使不上力。

舜还是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

到此为止了。有个冰冷的声音告诉尽远。

不甘心。尽远现在连咬紧牙的力气都没有了。不甘心就这样被舜视为彻彻底底的叛徒,不甘心这十几年都被当做作假的谎言,不甘心从此一刀两断,被舜视为敌人。可是到此为止了。尽远挣扎着闭上了双眼,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就要松开了抓着舜的手。

然后舜扶住了他。







-大概就是谁也没有放弃、松手。这样的。

















查看全文

【舜远】惊梦

天哪,弦鱼,太爱你了😘😘😘😘😘😭😭😭

因为一直坚信以前在ted上看到的一个演讲中的一句话,“爱是两个人共同创造的艺术”,以这种目标来写的同人。不是你能得到什么,而是你能给予什么,你们能共同创造什么。没有什么人是生来就和你相配的,灵魂伴侣也是如此,两个人要走到一起,必定要经历漫长的磨合,哪怕是在一起之后,也要不断的相互磨合。但是正因为是两个人,所以能够面对也愿意承担这样的考核和风险。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了。

真的很感谢弦鱼,能感受到真是太好了,还写了这么多字,明明马上要中考了还费时间写了这么多话。真的好感动。

向你表白。(。・ω・。)ノ♡



另外再随意唠叨一点个人感想:
“爱是两个人共同创造的艺术。”爱有很多种,艺术也有很多种,每个人对一个人的身份不是单一的。舜远二人更加如此。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是兄弟;与此同时还是朋友;还是上下级,是君臣,有上对下的爱护和下对上的忠诚;而在舜远的同人文中还有爱情,是伴侣。

借用这里对所有对我拙劣的文字表达喜爱的小天们表达感谢,真的谢谢你们。

最后再次对弦鱼表达我的爱。你怎么好啊😭😭😭😭😭
爱你!♥♥♥

弦鱼翻身:

孤帆梗里都有刀。


看完后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一个很火很引战的命题【大人孩子保哪个?】我的主观答案一直都是一个【保大人】


按毕淑敏老师的标准划分,爱以血为界,血缘之爱和非血之爱,而后者最具典型的是爱自己的配偶。这也是我给出上文命题答案的原因之一,因为非血之爱虽远不如血缘之爱牢固,却更来之不易。比起和可怜的孩子相依为命,我更愿和爱人相拥而泣。好像只要我们俩都在,远方还有一片光明。


对非血之爱的执着埋在全人类的基因里。于是我们在夜深人静时总忍不住遐想【世上有没有一个和我命中一对的人存在呢?】欧美人快人一步,创造了【灵魂伴侣梗】。当然,以上我瞎猜的。


对于【世上有没有一个和我命中一对的人存在呢?】这个问题,我的主观答案依旧只有一个【怎么可能呢小傻瓜回家洗洗睡吧桀桀桀桀】


这个世界虽没有灵魂伴侣,却有着无数努力变成灵魂伴侣的人存在。那些外人眼中羡煞旁人的伴侣,吃了多少苦,何从得知?


舜远真的是我心中的灵魂伴侣了,且不说相似的身世、情感,单是这么多年的相伴,足以胜过一切了。时间是最残酷的,也是最温柔的。我想文中的尽远那么痛苦,不只是因为他可能失去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更是因为他害怕失去了一个生命中无比重要的朋友、兄弟、家人、爱人....太多了


记得温宴曾经发过一条说说,大概意思类似【为什么不试试他们之间的友情】之类的【如果我记错了,请温宴眼下留情!】我又改了改变成一条原则横在心头,假如你写得两个人之间只剩爱情,你就太失败了!舜远之间的感情,轻于鸿毛,使他们可以为了彼此的利益兵戈相向,又重于泰山,在原著中共死或许是最美的结局。


再次赞美曾太带来这么美的故事,这简直是520最美的告白了!【虽然并没有别人对我告白【大笑】】


最后用毕淑敏老师的原句升华一下我的糟言吧!


爱一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一种需要,一种渴望,一种智慧,一种对美与永恒的无倦追索。




曾风停:



-灵魂伴侣梗,互为灵魂伴侣的人身上有相同的印记
-深夜摸鱼系列,前文戳我首页。





尽远一直期待着他能够遇上自己的灵魂伴侣。




他的父母是灵魂伴侣。一个人的印记在左手手腕,一个人的印记在右手手腕上。无论何时何地,尽远记忆中的父母从来不戴手套,将那朵玫瑰花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永远牵着手,让两朵一模一样的玫瑰花重叠。




那是尽远永远无法踏足的世界。这不是说他的父母不爱他,相反,他的父母都十分爱他,关心他,尽他们一切努力保护他,让他远离伤害。但是尽远知道他们之间有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踏足的世界,即使是他也不行。当他看着母亲披着黑色的头纱,戴上黑色的手套将自己的印记遮住时  ,尽远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母亲死死地搂住他。在尽远的记忆中,那也是母亲最后一次拥抱他了。




尽远的印记在脊背上。




“不要给任何人看。”披着黑纱的母亲告诉尽远



“如果他是你的灵魂伴侣,他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呢?”




当舜作势要砍那一刀时,尽远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迎了上去,也不管那一刀会不会对自己造成致命的伤害。




也许是因为尽远实在是走投无路,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尽远悲哀地想,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路呢?刀砍在身上很疼,可是尽远的身上有更疼的地方。他像是浑身被碾过,被针扎过,唯一的奇迹是他居然还没有晕倒。




他很冷静,知道舜会误解是无可避免的,如果是他站在舜的立场上他也会误解,这不是舜的错;可以一方面他又十分地不冷静,他很委屈,想抓着舜的衣领对着对方怒吼,想把自己脊背上的印记亮给对方看。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尽远简直想质问舜了,这在平常简直是他想都不会想的事。你把我们相处的这十几年当什么了,尽远脊背上的印记在发痛,像被火烧灼了一般。




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尽远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站稳不让自己摔倒,舜这时倒是不转身就走了。年轻的皇子愣在原地,手足无措,似乎不能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看着尽远的血一滴一滴的从他刚刚造成的伤口上滴下,落在泥土中,他才清醒一般冲上前去扶住摇摇晃晃的尽远,却又马上触电般分开,尽远咬着牙脸色苍白地看着他。舜的脸色和他一样的惨白。




“你、你……”舜“你”了半天也没挤出完整的句子,胸腔剧烈起伏,呼吸不规律地一长一短,他的大脑似乎已经在刚才发生的一系列变故中罢工了,不理解为什么会是尽远背叛了他,也不理解以尽远的身手为什么会被他胡乱挥出的一刀砍中。“你到底要干什么?!”他惨白着脸说。




尽远没说话,死死地盯着舜,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伤口,另一只手用力地抓着舜。“你、你别碰……!”舜的话还没说完,他便看到尽远的脸似乎又白了几分,舜喉咙突然被卡住了一般,别过头不去和尽远直视,终究没有拍开尽远抓着他的手。




“舜……”尽远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重重地喘着气,声音嘶哑,“我可以解释……”




舜怒极反笑:“你还要解释什么!”他突然发出一声尖利的不正常的笑声,“你还要解释什么?尽远·奥莱西亚?!”


尽远被他声音中的嘲讽刺中了,他浑身发颤,感觉呼吸都要被夺去了。他为什么还活着?在他的灵魂伴侣否定了他之后?他的心脏为什么在还该死地跳动?!




“我绝没有想过要害你!”尽远在喘息间说,“我怎么会去害你……”尽远愣愣地说,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你可是我的……”




“我当然知道我们是灵魂伴侣!”舜粗暴地打断尽远的话,“可是你一直瞒着我……你藏着它像是它是一个令你感到恶心的肮脏的秘密!”舜自嘲般地笑了笑,“你当然会觉得它是一个肮脏的秘密,毕竟你的灵魂伴侣是你的敌人……”




“我没有!”尽远反驳。他感到愤怒和委屈,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都是假的吗?舜怎么能这样看他?当他发现舜是他的灵魂伴侣的时候的惊喜和恐惧,惊喜那个命中注定的人是舜,恐惧舜命中注定的人是自己,他怎么能告诉舜?当那个夜晚舜发现这个事实后他是感到恐惧、担忧又有点解脱的,秘密藏得太久已经成为了他的枷锁和负担,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化作噩梦将他吞噬。当第二天舜面色如常,什么都没问他是感到放松和惊喜的。在那之后他思索过如何和舜坦白,却一直没有勇气付诸现实。他害怕舜会对他失望,会不再信任他,转身离去,而他身为舜的灵魂伴侣这一点也挽救不了这一切。

但同时他又会有些不切实际地、天真地幻想,想着舜会信任他,理解他,他们可以一起解决这些问题。毕竟他们是灵魂伴侣啊,他们为什么会做不到呢?可是实际发生了的是他最恐惧的想象。舜认定了尽远背叛了他,认定一切都是假的,认定自己不能相信尽远,不能相信他的灵魂伴侣。




最后,尽远说:“你能相信尽远·斯诺克吗?”




不是你的灵魂伴侣,身上没有与你相同的灵魂印记,只是那个十几年如一日陪伴在你身边的人,你的友人,你的亲人,会理解你,帮你收拾烂摊子也会提醒你、帮助你,让你成为更好的人的那个人。你相信他是真实的吗?还是说你认为他只是一个被人有心构造出来的完完全全的假象?




尽远在等着舜的回答。














查看全文

【归档】一个整理

写过的文章整理,不定期更新

短篇除特定标注出来的均是一发完结

所有文前都有预警,什么设定都有,选择自己可以接受的观看。

要是有链接错误请各位小天使们指出。




【舜远】


灵魂伴侣系列:

晚安

深眠

惊梦


定风波(未完结):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舜作家系列短篇:

舜·欧德文式职业病

尽远·斯诺克式忧虑

欧德文和斯诺克(R15,谨慎阅读,如有不适请停止阅读)


短篇:


一日爱情

关山越

队友论与路人说

逐日者

雨中行记

写在战争期间,同系列一次意外事件

梦中游

普通人

不孤

游梦中

言兌


【界幽】

短篇:

一丛花

听我说


【西北送弓】

短篇已坑,可能填,慎点

荒骨

查看全文

【舜远】惊梦

-灵魂伴侣梗,互为灵魂伴侣的人身上有相同的印记
-深夜摸鱼系列,前文戳我首页。




尽远一直期待着他能够遇上自己的灵魂伴侣。


他的父母是灵魂伴侣。一个人的印记在左手手腕,一个人的印记在右手手腕上。无论何时何地,尽远记忆中的父母从来不戴手套,将那朵玫瑰花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永远牵着手,让两朵一模一样的玫瑰花重叠。


那是尽远永远无法踏足的世界。这不是说他的父母不爱他,相反,他的父母都十分爱他,关心他,尽他们一切努力保护他,让他远离伤害。但是尽远知道他们之间有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踏足的世界,即使是他也不行。当他看着母亲披着黑色的头纱,戴上黑色的手套将自己的印记遮住时  ,尽远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母亲死死地搂住他。在尽远的记忆中,那也是母亲最后一次拥抱他了。


尽远的印记在脊背上。


“不要给任何人看。”披着黑纱的母亲告诉尽远

“如果他是你的灵魂伴侣,他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呢?”




当舜作势要砍那一刀时,尽远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迎了上去,也不管那一刀会不会对自己造成致命的伤害。


也许是因为尽远实在是走投无路,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尽远悲哀地想,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路呢?刀砍在身上很疼,可是尽远的身上有更疼的地方。他像是浑身被碾过,被针扎过,唯一的奇迹是他居然还没有晕倒。


他很冷静,知道舜会误解是无可避免的,如果是他站在舜的立场上他也会误解,这不是舜的错;可以一方面他又十分地不冷静,他很委屈,想抓着舜的衣领对着对方怒吼,想把自己脊背上的印记亮给对方看。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尽远简直想质问舜了,这在平常简直是他想都不会想的事。你把我们相处的这十几年当什么了,尽远脊背上的印记在发痛,像被火烧灼了一般。


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尽远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站稳不让自己摔倒,舜这时倒是不转身就走了。年轻的皇子愣在原地,手足无措,似乎不能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看着尽远的血一滴一滴的从他刚刚造成的伤口上滴下,落在泥土中,他才清醒一般冲上前去扶住摇摇晃晃的尽远,却又马上触电般分开,尽远咬着牙脸色苍白地看着他。舜的脸色和他一样的惨白。


“你、你……”舜“你”了半天也没挤出完整的句子,胸腔剧烈起伏,呼吸不规律地一长一短,他的大脑似乎已经在刚才发生的一系列变故中罢工了,不理解为什么会是尽远背叛了他,也不理解以尽远的身手为什么会被他胡乱挥出的一刀砍中。“你到底要干什么?!”他惨白着脸说。


尽远没说话,死死地盯着舜,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伤口,另一只手用力地抓着舜。“你、你别碰……!”舜的话还没说完,他便看到尽远的脸似乎又白了几分,舜喉咙突然被卡住了一般,别过头不去和尽远直视,终究没有拍开尽远抓着他的手。


“舜……”尽远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重重地喘着气,声音嘶哑,“我可以解释……”


舜怒极反笑:“你还要解释什么!”他突然发出一声尖利的不正常的笑声,“你还要解释什么?尽远·奥莱西亚?!”


尽远被他声音中的嘲讽刺中了,他浑身发颤,感觉呼吸都要被夺去了。他为什么还活着?在他的灵魂伴侣否定了他之后?他的心脏为什么在还该死地跳动?!


“我绝没有想过要害你!”尽远在喘息间说,“我怎么会去害你……”尽远愣愣地说,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你可是我的……”


“我当然知道我们是灵魂伴侣!”舜粗暴地打断尽远的话,“可是你一直瞒着我……你藏着它像是它是一个令你感到恶心的肮脏的秘密!”舜自嘲般地笑了笑,“你当然会觉得它是一个肮脏的秘密,毕竟你的灵魂伴侣是你的敌人……”


“我没有!”尽远反驳。他感到愤怒和委屈,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都是假的吗?舜怎么能这样看他?当他发现舜是他的灵魂伴侣的时候的惊喜和恐惧,惊喜那个命中注定的人是舜,恐惧舜命中注定的人是自己,他怎么能告诉舜?当那个夜晚舜发现这个事实后他是感到恐惧、担忧又有点解脱的,秘密藏得太久已经成为了他的枷锁和负担,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化作噩梦将他吞噬。当第二天舜面色如常,什么都没问他是感到放松和惊喜的。在那之后他思索过如何和舜坦白,却一直没有勇气付诸现实。他害怕舜会对他失望,会不再信任他,转身离去,而他身为舜的灵魂伴侣这一点也挽救不了这一切。

但同时他又会有些不切实际地、天真地幻想,想着舜会信任他,理解他,他们可以一起解决这些问题。毕竟他们是灵魂伴侣啊,他们为什么会做不到呢?可是实际发生了的是他最恐惧的想象。舜认定了尽远背叛了他,认定一切都是假的,认定自己不能相信尽远,不能相信他的灵魂伴侣。


最后,尽远说:“你能相信尽远·斯诺克吗?”


不是你的灵魂伴侣,身上没有与你相同的灵魂印记,只是那个十几年如一日陪伴在你身边的人,你的友人,你的亲人,会理解你,帮你收拾烂摊子也会提醒你、帮助你,让你成为更好的人的那个人。你相信他是真实的吗?还是说你认为他只是一个被人有心构造出来的完完全全的假象?


尽远在等着舜的回答。













查看全文

【舜远】深眠

-灵魂伴侣梗,互为灵魂伴侣的人身上有相同的印记
-深夜摸鱼系列

·重发



舜想他终于知道尽远为什么瞒着他灵魂印记的事了。


他的灵魂伴侣不要他。他的、不、从来不是他的,尽远不要他。


舜的其实并不介意灵魂伴侣这件事情。他的父母便不是灵魂伴侣。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那么幸运,能够遇见自己的灵魂伴侣。世界上的人这么多,人海茫茫,要找到那个身上和你有相同印记的人太难了,不是每个人会成为幸运儿。


所有人都告诉舜灵魂伴侣是专属你的。他/她会理解你,了解你胜过你自己,支持你,陪伴你,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你们本来是一个人,用同一双眼睛去看,用同一双耳朵去听,你们本来应该共有同一颗心脏。你们完美得被孤独的神明所嫉妒,因此他拆散你们,但却无力阻止你们之间的联系。因此你们身上会留有相同的印记。


舜的印记在他的胸口上。他很少会去想它。他有那么多的事要去干,他没有时间去想它。或者说,他生来便是骄傲的,他命定成天,如果他应该遇上他的灵魂伴侣,那他便会。但是遇见之后呢?舜想,我会因为一个印记去爱上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吗?


当他终于停下来,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他一个人坐在学校学生会的办公室,描摹着他心目中的另一半,想象着那个人的性格、样貌、喜好,这时尽远推开门来,他突然发现自己所有的想象描摹的都是眼前这个他熟识多年的人。


他从来没有见过尽远的灵魂印记。尽远也从来没有提及过。但是尽远见过他的。舜于是想他们不是灵魂伴侣 因为如果尽远的印记和他一样,那么尽远为什么从来没有说出来,或者表现出一点痕迹呢?


舜和尽远不是灵魂伴侣。舜想。


但是他不介意。他在心里为另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道歉。舜想,也许我们生下来不是彼此的灵魂伴侣,但我们可以努力成为彼此的灵魂伴侣。我们会遇见困难,会争吵,但这是每一对爱人都要走过的旅途。


舜会努力成为那个理解尽远,支持尽远,陪伴尽远,帮助对方成为更好的人的那个人。就像这么多年来尽远对他做的一样。舜会成为尽远的灵魂伴侣。


不久之后的那个夜晚让舜混乱了。他清楚地看见了尽远脊背上的印记,那个和他胸口上一模一样的印记。舜有些愤怒,有些高兴,有些委屈。尽远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到了,脸色惨白。舜突然意识到对方受了上还没有上药。尽远的身体最重要。舜想。于是他过去帮尽远清理了伤口,上好了药,仔仔细细地用绷带包扎好。


他很混乱。他需要时间理清楚这一切。尽远也需要时间向他说出一切。他不能也不会逼迫对方。


舜一晚上没合眼。第二天早上舜看着尽远同样黑着眼眶,但依然抿紧了嘴除了“对不起”不打算透露一字,他忽然就觉得这事就这么过去也行。不重要。舜想,他要的不是那个印记,而是这个十几年日日夜夜陪伴在自己身边,支持自己,保护自己,理解自己的人。那个印记只能警告舜,你是尽远斯诺克的灵魂伴侣,理解他,保护他,陪伴他,让他成为更好的人是你生来便具有的使命。你不是一个人,你是两个人。


直到尽远告诉他,尽远的姓氏并非斯诺克,而是奥莱西亚。






查看全文

【舜远】晚安

-灵魂伴侣梗,互为灵魂伴侣的人身上会有一样的印记
-深夜摸鱼

完了。尽远心想。舜站在房间门口,穿着宽松的睡袍,右手拿着绷带、棉签和装着药水瓶子,左手臂上缠着绷带。他死命地瞪着尽远,表情掺杂着不可置信、愤怒和委屈。

尽远刚刚脱下沾满了深色的已经干掉的鲜血的皮甲和上衣,结实而充满力量的上半身全部暴露在房间凝滞的空气中,从舜的角度看过去,他的脖颈后背一览无遗。他的秘密也是。哪怕房间里的唯一亮着的夜灯再昏黄,尽远也知道舜肯定看清了自己的秘密。舜瞪着他,似乎再等着他的解释,他装作读不懂他本该懂的暗语,垂下头,准备穿上干净的睡袍。

“等等。”舜开口道。尽远心里一紧。舜走进他,扯过他手里拿着的睡袍往床上扔去。“先上药。”舜说。

舜引领着他坐到床上,用棉签装了药水给尽远上药。尽远安静地坐着,身体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他感觉到身后棉签经过了某一个地方,似乎停留了一下,似乎又没有。尽远现在内心乱成一团,大脑嗡嗡直响,像是有几百只蜜蜂一起飞舞打转。舜的动作如往日般流利且轻柔,尽量减轻他的疼痛。

“好了”舜最后说,起身准备离开,“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养伤。”他补充道。

尽远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又能说些什么呢?他又能告诉舜什么呢?他见过舜身上的印记,他身上也有一个一样的。他每次看见舜身上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印记时都感到它们在哭泣悲鸣。它们本该是一起的。他们本该是一起的。他们本该分享同一个灵魂和生命。可是他不能说。

它最好应该出现在其他人身上。可是它偏偏和他一样固执的要命。偏要出现在尽远的身上。他偏偏要出现在尽远奥莱西亚身上。他怎么能告诉舜呢?他怎么能给了舜最光明的希望,却又给舜最深刻的绝望?

舜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故作镇定的跟尽远说了晚安。将一切还未解决的事物推迟到第二天早晨。

查看全文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
(这个人已经感动到不会说话了)

弦鱼翻身:

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好……感觉自己像多了个姐姐♡谢谢你

一个公告

先跟关注我的姑娘们道个歉。


最近可能不会有更新了。


三次元学业繁忙,因为专业要求双学位,为了缓解大二压力这学期选了大二的选修课并且还有网课,加上本学期专业课有一堆论文要写,加上个人码字速度慢,大概五百字一小时,所以不确定还有时间更新。


十分抱歉。tag还会刷,会点赞推荐,欢迎私信找我玩,虽然最近有点淡圈爬墙但是《定风波》中最想写的部分还没有写到,所以一定会填的,如果弃坑或者退圈会明说。


真的十分抱歉。姑娘们该取关的取关吧。


查看全文

长评--《痛定思痛》凌云壮志

说是长评,其实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个人读后感,不求能够和宋凌的思维在一条水平线上,宋凌太好太厉害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出色闪闪发光的人,赞美她。





“但也注定不会是愉快的,奥莱西亚家的青春,永远只会有痛。”


这篇里的尽远真是让人心疼啊。


开头便让人的心揪了起来。让人担心他要经历什么,结果尽远要经历的远比想象的糟糕。真的是看着文字就感受到的疼啊。


宋凌把尽远不得不经历的“疼痛”安排在尽远的青春。青春总是疼的。你要长大,你要蜕变,你要成为一个与过去几乎完全不同的人,你要学会承担起你应当承担起的责任。你不得不牺牲掉一些东西,来换取其他事物。而痛苦似乎是没有办法和他人分担的。因为他人不是你,怎么会有人懂的你的痛苦,怎么会有人能体会你的疼痛呢?


尽远甚至没办法告诉别人他很疼。因为成长的痛苦只有自己能够承担,既然他人无法分担,又何必说出口呢。


但是舜来了。


尽远在童年时期对舜带了些厌。但是舜依然来了。他不介意尽远的姓氏身份,成为尽远的挚友,甚至为自己小时候没有去敲城堡的门找尽远玩而感到自责和后悔,最重要的是,他愿意并且能够和尽远一起承担破茧的痛苦。


“但是有人想分担你的痛,总有人的,十指连心,他恨不得帮你把整个世界扛起来。”


尽远孤独地疼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走进他的世界来分担他的疼痛了。


对于舜来说又何尝不是呢。最后一战的时候舜濒临死亡,而尽远陪着他,生死不离。


我太喜欢宋凌描写的他们之间相互承担对方的疼痛的这一点了。


因为平等的感情本身就是相互的。他们之间不存在单方面的痛苦的分享,不存在单方面的救赎。舜走进尽远的世界,从疼痛下保护他时,尽远同样闯进了舜的世界。他们同时成为了对方最强大的保护者,无论是痛苦还是甜蜜,喜悦还是悲伤,荣耀还是屈辱,都是两个人的。


他们不会再恐惧疼痛,因为有一个人会承担他的痛苦,保护他,也因为他要承担另一个人的痛苦,保护另一个人,为此他会变得坚强勇敢,再看不到未来有什么疼痛。只因为现在是两个人了。


现在是舜和尽远了。他们要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最后赞美宋凌的高产。真的是太厉害太不容易了。赞美她。


悄悄 @凌云壮志 

查看全文

【舜远】欧德文和斯诺克

 ·作家设定,相同设定戳这里这里

·摸鱼,图片打不开走微博,有部分第八字母描写,大概R15左右,选择性观看。

·微博




尽远突然意识到舜在亲吻他。


 

第一个吻小心翼翼的落在他的额头上。舜捧着他的脸,对他笑了一下,下一口轻轻地咬在他的鼻尖上。第三个吻又赶在尽远抗议出生之前落在他的嘴唇上。舜这下才放开他的脸,双手向下,找到尽远放在身体两侧落在床单上的手,将自己的手指挤进对方的指缝里。

 

 

他俩头挨得很近,额头抵着额头,鼻尖都要挤到一团去。但是谁也没工夫在意这些。尽远盯着舜黑色的眸子,不禁想起了之前这双眼睛变成浅色的样子。当时他伸手去摸,舜站在原地没有躲,等他摸够了才执起他的手紧贴着自己的脸颊。尽远的指尖碰到了舜的睫毛,舜眨了眨眼,睫毛在尽远的指腹上刮了刮。

 

 

原来这古老的传说是真的。尽远心想。他依然保持着一手搭在舜的肩膀上,一手摸着舜的脸颊的姿势。舜的一只手贴在他的手背上,另一只手在他的默许下小心翼翼地搭上了他的腰。他俩谁都没有说话。这个国度流传着一个浪漫而残忍的传说,有人的眼睛会变成自己暗恋的人的眼睛的样子,若是长时间求而不得视力便会慢慢下降,直致失明。

 

 

这不公平。尽远心想。为什么我的眼睛没有变成舜的眼睛的样子呢?

 

 

他们曾经偶然谈论起了这个传说。这个传说是真的吗?这个故事是不是太残忍了?在有限的时间里从自己喜欢的人的视角里观察这个世界,却要付出失明的代价,值得吗?我不知道。尽远当时说。我也不知道。舜跟着说道。

 

 

现在舜欧德文用尽远斯诺克的眼睛看着他,目光温柔,瞳孔闪着光。尽远对那双眼睛没由地感到陌生。

 

 

他想,我平常是这样看着舜吗?

 

 

他浑身开始颤抖,嘴唇抖了抖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舜依然耐心地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

 

 

“你不会失明。”尽远一字一句地说道,“绝对不会。”

他话音刚落舜就大声地笑了。他笑得浑身都在打颤,腰弯了下去,身体前倾,倒在了尽远身上。尽远沉默着搂住了舜。舜房间的门大开着,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一片昏暗。

 

 

“你不会失明。”尽远小声但是坚定地重复道。

 

 

舜把头埋在尽远的脖子里向他保证:“我不会。”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收不住的笑意,于是他说了一遍,而这次好多了,“我不会。”他说。他终于抬起头,尽远这时发现舜的眼睛已经变回去了,舜正用那双熟悉的闪闪发光的黑色眼睛注视着他。作家的眼睛会说话,并且明亮有神,尽远这下怎么样也无法把失明和它们联系起来了。他会保护它们的。尽远心想。

 

 

“我可以吻你吗?”舜说。




“我可以吻你吗?”舜说道。介于他俩额头贴着额头的姿势,黑发青年的呼吸全部喷在了尽远的脸上。

 

尽远面无表情地指正道:“你已经吻了。”







 

 

end




查看全文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