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谎言上的真实(三)

·哨兵向导AU,私设众多






他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

 

 

u-1029说道:“很干净的。没你想象的那么脏。”

 

 

舜挑眉:“你下去过?”

 

 

哨兵点点头。舜无言,最后只说:“你先下去。”他本以为对方可能会反驳或者稍微犹豫一下,哪知道哨兵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就毫不犹豫地顺着井内的梯子往下爬。等到哨兵在下面打开了手电筒,舜也顺着光爬下去了。

 

 

等舜真的落在地上,顺着电筒的白光往远处看去,才发现这里真的比他想象中的要干净。通道很高,也比较宽。但这仍不能掩盖通道内的刺鼻气味。

 

 

U-1029递给他一个口罩。舜立马把口罩戴上了。现在他穿着小了一号的灰色外套,背上背着一个有些破旧的背包,头上戴着帽子,脸上还蒙着黑色口罩,活脱脱一副不干好事的样子。不过对于控制这座地下城的人而言,他确实不是来干好事的。从他踏上地下这座不干净的城市的土地上时,他就做好了凭一己之力将这里闹个天翻地覆的准备,只为查清这里藏着的不可见人的秘密,找到真相。

 

 

他临时的同伴在他身前半步一言不发地走着,似乎没有向舜解释他们这奇怪的行程的打算,也不打算告诉舜他们的目的地。他手里拿着一个从路普给的背包里翻出来的仪器,里面插着同样是背包里面翻出来的芯片。带着舜跟着仪器指示的方向走。前方的未知让舜本能的感到不安。舜清楚地知道他的同伴知道些什么,但是如果这个寡言的哨兵不愿意告诉他,舜知道他是无法从对方嘴里撬出来的。大脑也许还可以试试。

 

 

舜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没事吗?”

 

 

哨兵愣了一下,像是没有明白舜在说什么。舜提醒道:“你受得了这个气味?”有句话舜没说出来,但是他们俩都心知肚明。舜并非没有给别的哨兵做过精神梳理。在必要的时候,给那些濒临崩溃的哨兵们做精神梳理是他的义务和工作。

 

 

“不。我没事。”哨兵冷冷地说。舜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意外,不是每个哨兵都愿意将自己的大脑交到一个陌生的仅仅是合作关系的向导的手里。舜点点头,忍不住抛出了另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哨兵十分爽快地回答了他的问题:“这里的下水道和过去废旧的地道和防空洞相连接,地下城的秘密只会藏在更深的地下。”

 

 

“你知道的很清楚。”舜斟酌着说,“是因为你是地下的哨兵吗?”

 

 

U-1029没有停下,他说:“我从有记忆开始就生活在这里了。”

 

 

“你的‘有记忆开始’是多久?”舜敏锐地问道。

 

 

这次哨兵停下来了,他有些警告性质的看了舜一眼,身体绷紧,像一头被触犯了自己领地的猛兽。舜面无惧色的看着他,看上去并不害怕面前这个速度和力量都比自己强了有几倍不止的训练有素的哨兵。

 

 

“你必须谅解我的好奇心,”舜缓缓地说道,“除了你的编号我对你一无所知,我对我们现在要去的目的地也同样一无所知。这对我们的合作很不利。”

 

 

哨兵盯着他,像是在思考自己是否应该说些什么,或者什么是可以告诉这个陌生的向导的。最后他脱下来左手的手套,把袖口往上面扯了一点,露出一小块皮肤。舜清晰地看到上面被印了U-1029这一串编号。

 

 

“这是什么时候印上去的?”舜轻声问道。

 

 

哨兵摇摇头。“我不知道。”U-1029说,“我不知道时间、地点和经过,它就像是一直在那里。我不知道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只剩下战斗的本能。”哨兵的声音里难得带了一丝犹豫和不安,舜的内心不禁升起一丝同情,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来历和过去都不清楚,那就未免活得太过卑微和迷惘了。“我帮助你不只是因为向导素——虽然我确实需要它,但这座地下城里确实有我也想查清楚的东西,我一直在观察,也在犹豫,”他看了一眼舜,有些焦虑地咽了一口水,“而你的到来使我下定了决心。”

 

 

“你就像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信号,告诉我是时候结束自欺欺人的犹豫不前了。”U-1029说道。向一个才认识了一天左右的人坦白自己的内心想法使这位寡言的哨兵感到有些尴尬,他转过头去,不去和舜对视:“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你想找到你的哨兵失踪的真相,我想找回我的过去,而这一切都指向地下城藏着的秘密。”

 

 

舜没说话,他们俩之间再次陷入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哨兵像是松了口气,重新放下袖口,戴上手套。他挥了挥手中握着的手电筒,示意这次的沟通已经结束。舜微微地点点头。

 

 

走出一段距离后舜说:“我很抱歉。”谁也不知道他在对什么感到抱歉。

 

 

哨兵没说话。

 

 

舜继续说道:“你觉得你以前有过向导吗?”

 

 

哨兵的脚边略微停了一下,然后就像所有人对待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所作出的行动一样,U-1029无视了这个问题,继续向前走去。舜在心底略微叹了一口气。他感到有些挫败,他已经很久没有在他人面前碰壁了。尤其是在哨兵这一人群中。舜只能阅读普通人的情绪,却能够阅读哨兵的思想。舜出色的能力总是能让任何哨兵在他面前成为一本被摊开的书,哨兵的精神世界大多脆弱不堪,就算有精神屏障在舜面前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无论中间耗费的精力和时间如何,舜总是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是U-1029不一样,他的精神屏障是舜遇到过的、最坚固的几个之一,这样舜无法从他的精神波动中知道对方的情绪和想法。就算U-1029从来没有过向导,那也曾经有这方面的杰出人士手把手地教他如何在向导和恶劣的环境面前保护自己。这很不容易,舜心想,要知道很多哨兵都会因为对自己身体能力的自信而忽略自己的精神状态,等到弱点暴露,一切都已经迟了。

 

 

大概在这里绕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他们走过了一个滴着水的拐弯,来到一个高出地面的通道口——不需要任何人的提醒,舜知道这就是U-1029说的过去的废弃的地道了,它看起来摇摇欲坠,像是随时会坍塌,但是地下城的控制者是不会把一切藏在即将坍塌的地方的。对于舜他们来讲这是秘密和丑闻,但对于他们来讲,这是他们实现目的的道具和资源。

 

 

U-1029突然说道:“我希望没有。”

 

 

舜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什么。

 

 

U-1029显然是未结合的状态,如果他过去有过向导,那么那个向导不是死了就是在还活着的时候被强行斩断了连接。

 

 

舜经历过连接的强行崩断,那是个他不愿再回想的过程。他疼得撕心裂肺,脑袋似乎在下一秒就要爆炸,在那个疼痛的过程中,他其实有那么一刻期望过自己的脑袋在下一刻就爆炸,因为这样他就可以从没有尽头的痛苦中解脱了。他的枪就在手边,而那一刻他双手连去拿枪了结自己的力气都没有。等到非人能忍受的痛苦过去,舜的内心只剩下一片麻木。他精神世界的连接的另一端空空如也,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他曾经失去了他的另一半生命。这是个对舜的自大和不合时宜的天真的警告,将永远悬挂在他的大脑中,伴随他度过余生。

 

 

在U-1029注视下,舜有些漫不经心地说,“我希望你没有。那样的经历实在是太糟糕了。”








tbc


评论(7)
热度(57)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