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谎言上的真实(七)(向哨)

哨兵向导AU,私设众多




 

接下来的一路上出乎意料的顺利。

 

 

有了挂坠的加持,接下来他们就没有遇到打不开的门。凭借着哨兵和向导出色的感应和侦查能力,他们一路上也成功地避免了与他人相遇的情况。他们就这样一路避开摄像头和他人的视线,在目前遇上的各个房间里穿来穿去,想要搜寻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们目前进去的房间要不是空无一物,就是堆着各种物品的储藏间,有些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里面的东西都用纸箱子整整齐齐地放好,积上了一层厚厚的灰;有些房间则还在使用,里面堆放的物品都很新,他们粗略地扫了扫,发现大概都是日用品或者水、易保存的速食品。


但是越往深处走,堆放的东西似乎就越来越重要,他们刚刚经过了一个储藏着各类药品的储藏室,紧接着又经过了一个满是试剂柜和冷藏箱的房间。而想要避开他人几乎成了个不可能的选项,已经不止是一次,他们不得不藏在走道的拐角,或者房间储藏柜的后面,以躲避穿着清一色的白大褂的来往人员,或者背着枪的警卫。但是似乎是出于好运气,不论是遇上了多么危急的情况,他们总是能够躲过一截,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下一个房间。

 

 

舜在这一路上发现了一个事实,自从进到这里面来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遇上过哨兵,无论是面无表情来去匆匆的白大褂们,还是警惕地警卫人员,他们都不是哨兵,他们大部分是普通人、有部分似乎还是刻意隐藏了的向导。因此他们只得再次提高警惕心。

 

 

一路上U-1029都没有说一个字,坚固的精神壁垒将哨兵的情绪藏了个严严实实。舜无从判断哨兵内心对自己的判断和想法。舜也不敢想自己在对方的心目中还剩下多少信誉,恐怕是很低了,舜看着依然是走在他面前半步距离、将后背暴露在自己面前的哨兵,不确定对方是出于对自身能力的自信觉得舜无法对他造成威胁,还是认为舜无论再怎么谎话连篇,也依然和他站在统一阵营。

 

 

到了下一个房间时,他们好运似乎到头了。

 

 

这是个实验室,里面的几个研究员发现他们的闯入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叫。在舜来得及出声之前,哨兵已经迅速的出手,敲晕了叫得最厉害的那个。舜趁着这个空隙放倒了旁边一个试图偷偷按实验台下隐藏着的警报器的家伙。就在哨兵向敲萝卜一样敲晕了第三个人时,舜敏锐地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精神波动,舜立刻用自己精神触手攻击了回去,并且顺着退败的精神波动找到一个缩在实验室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少女。

 

 

少女同样穿着白大褂,见舜和U-1029接近抖得更厉害了,她再次试图用自己的精神触手进行攻击,但被舜轻而易举地挡了回去。

 

 

少女盯着舜不可思议地惊叫道:“你是个向导??!!!”她看了看舜,又看了看安静地站在一旁的U-1029,像突然被人告知你十几年来的认知都是错的,其实地球不是围着太阳转一样再次惊呼出声了:“他是个哨兵!你怎么敢和哨兵待在一起!?”

 

 

舜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和哨兵待在一起?”

 

 

少女死死地盯着他,小幅度地把自己往靠近舜远离哨兵的方向挪了一点,眼神悲悯,看着舜就像看着一个被封建思想毒害的可怜人。“你当然不能和哨兵待在一起。你应该和我们待在一起。”她挺起胸膛说道,用着充满了虔诚和热情的语气对舜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受了蒙蔽,遭受了不公的待遇。幸运的是无论如何你还是来到了这里,你应该加入我们。”

 

 

“我加入你们?”舜说道,他接着指了指U-1029,“那他呢?”

 

 

少女飞快地瞟了哨兵一眼,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又把头缩了回去。“他、他他不行。”少女结结巴巴地说,“他是哨兵。”

 

 

对方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舜自然对此有了大致的判断。他正想占着自己的能力比对方更强的优势,从少女的大脑中搜刮更加重要的情报,谁知道他刚展开精神触手,想要突破屏障进入对方大脑,一阵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舜脸色一冷,出手抓住少女蜷起来的右手,迫使她松手,一枚小小的警报器落在地上。

 

 

舜转过头去和U-1029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丢下少女立即向实验室外面跑去。

 

 

少女在他们身后恨铁不成钢的大喊:“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应该和一个哨兵待在一起!!!”

 

 

舜和U-1029跑到过道上,发现走道里乱成一团。刺耳的警报声仍然在他们的头顶响着,整个过道里闪着令人不舒服的红光。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抱着东西在过道里急匆匆地跑来跑去,看见他们俩,都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慌的惊叫,而发现他们其中有一个明显是哨兵的时候,他们叫得更加厉害了。“是个哨兵!”“那个家伙是个哨兵!”他们尖叫道,仿佛哨兵不是跟他们一样都是血肉之躯的人类一样,而是什么比人类还更加可怕的怪物。就算料到了他们的这种反应,舜也还是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着的哨兵。对方冷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舜在匆忙之中不小心和一个抱着一沓文件的白大褂撞在一起。对方的眼镜在碰撞过程中摔到了地上。舜打掉对方伸过来想要抓住他的手,在离开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什么,从散落一地的文件里捡起几张,一把塞进怀里。

 

 

见舜耽搁了一下,U-1029倒回来寻他。迎上对方有些担忧的眼神,舜摇了摇头,时间紧迫,他来不及在此做过多的解释。“警卫要来了。”哨兵说道,“我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了。”话音刚落,他们身后拐角处就出现顺着警报声快速赶来的警卫的身影了。他们俩不敢耽搁,立马朝着警卫赶来的反方向跑去。

 

 

他们两个跑过几个拐角,来到一个两边全是房间的走道上。他们俩随意的选了一扇门冲了进去,将门在身后关上,发现这里应该是一个单人宿舍。床铺、衣柜等等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单独的卫生间。他们没有开灯,选了一个从门口一眼看不见的死角,靠着写字台的背面蹲下——写字台的桌面上放了一个看起来用过的本子和几支笔,他们顺手拿了下来。

 

 

他们俩安静的等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哨兵说:“没有听到脚步声。他们应该暂时不会找到我们。”

 

 

“他们有向导,如果是通过向导来搜寻我们的话,我有信心他们找不到我们。”舜自信地说道。他接着从怀里拿出那几张已经被揉皱了的文件纸。舜打开手电筒。

 

 

“我觉得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理一下思路。”









tbc











评论(11)
热度(43)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