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非典型性史密斯(009~010)

·史密斯au,架空,私设众多,ooc

·沙雕脑洞沙雕文




009

 

 

舜那边一片愁云惨淡,尽远这边气氛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夹着夜晚的冷风到了他们的工作室,顾不上什么礼仪和风度,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乐琉带着通讯器坐在电脑前,尤诺站在一边,两个人神情严肃顾不上和他打招呼。尽远于是放轻了脚步,站到尤诺旁边,看向了面前的显示屏。

 

 

显示屏上一个红点正在移动,乐琉用她一贯冷漠而又冷静的声音下达着一个个指令。尽远转过去看向尤诺,尤诺用唇语和他说道:“瑞亚。欧德文。”尽远了然地点点头。

 

 

五十分钟后瑞亚盘着腿坐在桌子的角落上——因为只有那里没有堆满废纸、零件、纸盒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女孩一只手玩着一把ppk,用另一只手梳着自己的一头黑发。她面前的三个人正围着乐琉的显示屏,那上面正放映着瑞亚先前弄回来的资料。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实验室的内部构造。

 

 

首先提出疑问的是尽远。他说:“我去过他们公司大楼,没见过这里。”

 

 

乐琉回答道:“实验室不在欧德文的公司大楼。在城市南边的一个仓库的地下。”她手上动作不停,调出了另外一组图片,“这里本来是另外一家公司租赁的仓库,但是我查了之后发现这其实是家空壳公司,注册资金的来源转了好几道,其中一道就来源于欧德文集团。”

 

 

尽远冷着脸没说话,尤诺好心地安慰他:“你别想太多,当时你和我们说你结婚了的时候,我们其实瞒着你查过你家那位,背景清清白白的。事情出来后我们又查了一遍,”他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组织语言,“欧德文集团过去从来都没有涉及过制药方面的事情,而且我们发现欧德文集团其实和你家那位没什么关系。”

 

 

尽远道:“怎么说?”

 

 

乐琉闻言调出另一张照片,女孩冷冰冰地问道:“认识么?”

 

 

“玉凌,舜的叔叔。”尽远立刻答道,他反应过来,“我记得舜和我提过欧德文集团现在的主要负责人其实是他的叔叔。”

 

 

乐琉于是划到下一张照片。比起玉凌,这张照片上的年轻人尽远更加熟悉。“维鲁特·克洛诺。”他说道,转而他又皱着眉问道:“这两个人有什么联系?”

 

 

乐琉道:“上周有人目击到他们俩先后进了一家会所。”

 

 

尽远冷静地指出:“这不能证明什么。我们过去也查过克洛诺,他父亲不太干净,但是他的履历没什么问题。而且这和那批假药有什么关系?”

 

 

“是的。”乐琉道,如果仅仅是如此确实不能证明什么,于是女孩接着说道“但是我们查到了其他的。”她又调出一张照片,“克洛诺在大学毕业之前的假期都不在家中,对外一直以来的解释是去国外夏令营或者培训课程了。我花了五天找出他的出行踪迹,然后在三年前——克洛诺大学的最后一年t国机场的监控里发现了他与这个人的见面。”

 

 

“和他见面的人是谁?”尽远问道。

 

 

把头发盘好的瑞亚替乐琉回答:“真名不知,最出名的称呼是‘野鬼’。”尽远被这个名字打蒙了,好一会儿嘴唇都在发抖,尤诺安慰性的按住了他的肩膀,瑞亚于是继续说,“没人知道他的上家是谁,但是最广泛也可能是最准确的猜测认定他的上家是——”

 

 

“莫雷迪亚。”尽远冷声道,“十九年前‘金盏花’的制作者,事发之后潜逃在外多年未捕,看起来他的制药大业还在进行。”

 

 

乐琉抬眼看了他一眼,二人对视。在场的四人都知道这个名字对尽远和乐琉意味着什么。乐琉继续道:“有人卖了尤诺一个消息,三天后凌晨那个仓库里将会进行一笔新的交易,据说来的人的身份不小。”

 

 

尽远和一齐瑞亚看向尤诺。瑞亚道:“可靠吗?”

 

 

尤诺耸肩:“我救过他的命。”闻言瑞亚笑了一下,正准备和乐琉说三天后自己可以去的时候,尽远抢先一步说道:“三天后我去。”

 

 

尤诺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没关系吗?”他说道,“不说这事后面牵扯的人,这几天你家那位不是好不容易没有出去巡演吗?”

 

 

尽远呼吸停滞了两分钟。他下意识地摸上自己手指上的那枚指环,然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最开始会干这个就是为了这件事。”他说道。

 

 尤诺叹了口气。“那还是尽快了解吧,你也好退了安生过你的日子去。”小医生妥协道。

 

 

尽远顺着他的话点点头,但是心里却一片能拧出水的苦涩。他想起他收在抽屉里的离婚协议书。如果这事真的顺利了解,他洗手不干,尽远心想,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舜还愿不愿意和他继续过日子。

 

 

他希望舜想。

 

 

010

 

 

舜喝醉了云不亦本来想送他回家,可是半路上又被云轩一个紧急电话叫了过去。他们讨论群里本来还因为舜“被离婚”而一片哀嚎,嚎着嚎着还没进行到第二步程序——为情场失意的可怜人舜·欧德文想出一个可行的挽救婚姻的办法,其中的两个成员就不得不中场撤离,留下弥幽和玉茗二人孤独相对。

 

 

玉茗想了半天决定安慰弥幽——小姑娘乍闻尽远哥哥要和舜哥哥离婚伤心得不得了,似乎今晚就要失眠。玉茗打开和弥幽的私聊,发了一堆平日存下来的吃的图片,说:“你下晚自习了吗?今晚别回寝室了,我帮你和老师请个假,带你出去吃好吃的。你想吃哪个?”

 

 

过了好半天,在玉茗惶恐地以为弥幽被打击到连食欲都没有的时候,小姑娘那边终于悠悠地飘来一串字。

 

 

“都想吃。”

 

 

玉茗松了一口气,穿上外套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去接弥幽下晚自习。

 

 

 

 

这边弥幽跟着玉茗吃着热腾腾的宵夜,那边脑袋正因酒精晕着的舜差点被菱一杯冷水泼醒。也许是长年来奋战在死亡一线,从而锻炼出来的直觉起了作用,在那杯冷水就要贴上脸的前一刻,舜奇迹般地清醒了过来。

 

 

菱有些失望地把水杯随手放在了离她最近的桌子上。

 

 

“醒了?”云轩说道,“醒了就过来看资料,新任务下来了。”

 

 

舜一听任务就头疼。他道:“别找我,我不干了,我\他\妈的都要被离婚了。”

 

 

云轩挑眉,看向另外两人,眼神像是在说这么大事我怎么不知道?云不亦和菱整齐地向后退了一步,一个看天,一个看地。云轩摇摇头,然后对舜说道:“这事你必须管,而且只有你能管。”

 

 

闻言舜坐直了身子:“什么事?”他冷笑一声,“我怎么不知道我自己这么大能耐。”

 

 

云轩忽略了一个刚刚酒醒的人语气不善的后半句话,将手里的一沓资料往舜手里一塞,舜下意识地接过来看,越看越清醒,面孔也越来越严肃。

 

 

他尚有些不可置信:“凌叔这么大的胆?”他想了半天又觉得不对,“这事怎么会交到我手里来?按理说我就算不被查也要避嫌啊?”

 

 

云轩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他给舜下了最后一击:“上面说了,要是这事你查明白了,这就是你的最后一个任务。”

 

 

正皱着眉埋在资料里面的舜猛然抬起头。不对劲。他想到,怎么突然就松口了?但是退休的奖励实在太巨大,他下意识看向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之前是云不亦把半晕着他弄过来的,因此婚戒也没有被摘下,他现在觉得金属箍着的那一圈皮肤滚烫无比,连带着他的整个左手都在颤抖。

 

 

过了好一会儿,舜答应道:“三天后凌晨是吗?我去。”



tbc



今日暴言:终于可以写到相互家暴情节了我好兴奋!(不是)





评论(15)
热度(55)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