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有阳光的夜晚

·西幻架空

·舜远《寄余生》合志稿,感谢主催酒安解\禁啦,拿出来混更

·当时写得很长,大概有2万7,所以看起来可能会很累otz,但是因为是上半年写得最认真的一个故事,还是希望能有人看一看(捂脸)

总共三个视角 界海 尽远 舜

•潇洒爸爸放图辽!!!求大家去看看这是什么神仙画画 @三萧。

有阳光的夜晚

 

 

界海

 

 

  这是界海第二次在这座城市里过新年了。这座城建屹立在大陆的东端,与其他地方不同,这座城市是没有黑夜的。界海小时候在书中看过对这座城市的描述,“太阳神偏爱的城市”别的地方的人这样评价这座夜晚也有阳光的城市。但是也有不少人怀疑这座城市存在的真实性,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吟游诗人为了吸引他人注意编出来的故事,怎么会有地方太阳永不落山呢?界海曾经也小小地怀疑过,直到后来有一天他遇见了来自不夜城的舜。

 

  当时的舜还是个在外游历的旅人,跟着商队的船只飘过了海峡,来到界海的家乡。据说界海的祖先们怀着建立一个世外桃源的信念来到这个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岛屿上,于是他们建立起来的大大小小的城市被其他地方的人统称为“山巅之城”,寓意是“在纯粹的理想上建立的城市”。远离大陆的地理位置确实为他们带来了长久的和平。界海家经营着家乡唯一的小旅馆,靠近港口,于是舜就在这家小旅馆住下了。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很快就熟悉起来。当界海问起舜的家乡的时候,界海才真正相信了不夜城的故事。

 

  “有机会真想去看看呢。”界海感叹道。

 

  “随时欢迎。”舜回答道,“如果是新年的时候你还能赶上庆典。”

 

  后来各种机缘巧合之下界海还真的告别了家乡,开始了自己在大陆上的冒险。既然都到大陆上来了,怎么能不去拜访一下自己的朋友呢?于是界海算好日子在新年来到不夜城,这时舜也结束了云游的日子,是新上任的城主了。接着界海就通过舜认识了尽远。尽远也是舜在旅行时认识的,前者出生在遥远的北方。二人曾结伴而行,花了几年时间走遍了整个大陆的北境。

 

  界海很容易就看出了两人是什么关系。这不是因为界海有多么的敏锐,而是因为热恋中情侣总是会印证“爱情是藏不住的”这句古话。任谁看见这两人配成一对的耳环,感受到他们俩并肩走在街上旁人无法插足的氛围,都不会认错的。而这座城里的其他人肯定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然他们不会善意的为他们空出独处的空间,小孩子给他们送花都是并蒂花——这里的新年传统,新年前七天小孩子要给自己出门时碰见的前七个人一朵花。界海也收到过花——一只半开放的白百合,小女孩红着脸和界海解释道这是她自己专门为新年种的,但是因为算错了花期所以还没有完全盛开。界海满心欢喜的收下了,为此还专门找旅店的老板要了个花瓶把它插上。

 

  而今年有一次界海收到花的时候舜也在边上。孩子给了界海一枝向日葵,却给了舜一枝并蒂花——枝头盛开着两朵鲜红的花。

 

  “你为什么给他两朵花呀?”界海好奇的问道。他蹲下和背着小竹筐的男孩保持水平。

 

  男孩对界海的问题有些不解,他想了想,然后恍然大悟一般说道:“您是异乡人吧?我说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他脆生生地说道:“我们送花是有规矩的,一定要送并蒂莲给有另一半的人的花。大家都会准备并蒂莲的。”接着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叫起来,“哎呀!您不会也有爱人吧?我今天就只带了一只并蒂莲出门。”

 

  “他没有。”舜在一旁帮界海解释道,“他只是嫉妒我一枝有两朵花。”(“我没有!”界海有些不满地叫道。)

 

  男孩好心的安慰界海:“没关系的啦,他那枝上有一朵花是给尽远哥哥的。哎,你知道尽远哥哥是谁吗?”见界海笑着点点头,男孩大声说道,“他可厉害了!上次伤人的怪物就是尽远哥哥打败的!今天他没跟你在一起吗?”最后这句话男孩是朝着舜问的。

 

舜这时也蹲下来平视着男孩了。“今天晚上不是祭典吗?”舜笑着解释道,“你哥哥和他的朋友们喊尽远一起去城外的森林里狩猎去了。”

 

“我也想去。”男孩嘟着嘴说,“我都可以拉开弓了,可是我哥哥还是不肯带我去。”

 

舜故作严肃地拍了拍男孩的脑袋:“好好练。想什么呢。”舜说道,“你箭术连我的一半都还没有还想去!”界海听到这突然无比心虚,我的箭术好像也赶不上舜的一半。界海默默想到,同情地看着捂着脑袋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小男孩。舜在一旁提醒道:“别滚了!篓子里的花该被你压坏了,你还有几朵没送出去呢!”男孩于是不情不愿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自己沾上灰尘的衣服。他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城市另一端突然敲响的钟声给打断了。

 

“他们回来了!”男孩激动地叫道,“比去年还快!你说今年他们也遇见独角兽了吗?”

 

舜起身,也望着钟声敲响的地方。一群白鸽被钟声惊起,扑腾着从他们头顶的天空上飞过。“不知道。”舜喃喃道。接着他像个得了夸奖的孩子一样笑了起来,浑身都洋溢着快乐的气息。“快点,我们去看看。”他催促道。没等界海反应过来,舜和那个小男孩就跑远了。

 

  海神在上。界海揉着自己蹲麻了的小腿缓缓站起来,不知第几次在内心默默感叹。恋爱中的人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走链接
(通向ao3)

 

  

 

 

 

 

end

在合志里面已经说得够多啦,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评论(26)
热度(74)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