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刚刚和群里面几位老师讨论了下维少母亲,为什么身为一个航海家的女儿思想会这么刻板老旧的问题。然后脑补出来一个南国组见家长剧情。

因为维少母亲家是塔帕兹古老的贵族,外公却一心向往海洋,向往航海和探险,这简直就是叛逆得不行的事情,整个贵族圈都在笑话。我们的小夫人就从小听惯了冷言冷语,虽然内心很崇拜自己的父亲,但是因为说出来就会被身边所有人嘲笑,所以让自己变成了一个标准的样子。

但是内心仍然有追求自由的因素,所以才会下嫁给维少父亲。

然后当维少带着赛科尔在她面前出柜时,丽安娜夫人第一反应就是不行,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和他的外公一样,因为自己的追求和选择被所有人嘲笑看不起。

因此她坚决反对南国组的事情,直到维鲁特一天晚上和她谈心。脑海里的场景大概是这样子的。




丽安娜夫人坐在椅子里,维鲁特单膝跪在母亲脚边,双手握着母亲的手。“我不许……!”丽安娜从牙缝里说道,“别人会怎么想你?!他们会这么说你!?你还这么年轻,你这么聪明,前途无量,我怎么能让你毁了你自己!我怎么能让你和你外公……!”她突兀地收住了口,咬紧牙关,全身都在颤抖。

维鲁特轻声说道:“我知道您不想我和外公一样,不被任何人接受。”

她气道:“那你还和我提!”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在背后说你!?”

“但是我也知道您其实并不认为外公真的做错了什么,他只是做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像我知道您现在说着不接受,其实也不是认为我和赛奇在一起有什么错一样。”维鲁特说道,“您要知道,我和外公的情况不同。”

丽安娜气急反笑:“你倒说说看有什么不同?”

“我有您。”维鲁特坚定地说道,“这就是我和外公最大的不同——太公他们永远不会理解外公的所做所为,不会理解好好的一个贵族公子,为什么喜欢航海,为什么成天和水手这样的下等人混在一起。”

维鲁特露出一个微笑。他说:“您不一样。您是航海家的女儿,哪怕是贵族夫人的楷模,您的内心仍然向往自由。您能理解我们。”

她反问:“你又怎么知道?”

维鲁特微微一笑,他在母亲的手背上落下一吻,然后抬起头直视着母亲的眼睛。

“因为您"下嫁"给了父亲。您在更高的地位和财富中选择了爱情。”他说道,“所以我知道您一定会维护自己孩子们的爱情。”

评论(8)
热度(68)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