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言兑

•花吐病梗
•最近在读希罗多德的《历史》,摸个鱼,尝试下新的文风。
•作者放飞自我系列,一切都是捏造。

我们都知道的一句古话是爱情使人着迷。有经验的老者总会劝告年轻的小伙子们,不要迷失在这个单词里,即使它像新鲜的蜂蜜一样使你的双唇甜蜜。但每个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蜂蜜从来都不是伤人的武器。要我说吧,只要你没有脑袋发热,爱上什么与你不相配的人,那你便不用忧虑了哩。每个精通药理的医生都会告诉你,蜂蜜的作用绝不仅限于滋润你的双唇。

这里接下来所说的一切,都是切切实实曾经发生过的,笔者所能保证的也就这些了。在那个太阳与月亮还可以在白天共存的时候,有一位优秀的年轻人,他出生非凡,地位尊贵,更难得可贵的是他拥有一切我们所说的年轻人应该拥有的品质。他热情,待人周到有礼,对待比自己地位尊贵或者年长智慧的人十分尊重,哪怕对待一个最最粗鄙的农夫也保有谦逊。他曾经一人步入山林,三天之后在大家都为他忧愁不以的时候,他奇迹般的在太阳的光辉刚刚笼罩城墙的时刻出现了,并且带回牛头马身的吃人的怪物的尸体,那怪物巨大的头颅至今还挂在城门的上面。

可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年轻人,诸神的宠儿,与常人一样陷入了爱情的苦恼当中。他被爱情迷住了。迷住他的不是城中哪位幸运的年轻姑娘,而是与他一道长大的朋友,那是个可以相互托付性命的人物。当然啦,他的朋友也是当时的名人。哦,笔者忘记告诉你们他们的名字了,那位年轻人名叫舜,乃是城之主的儿子,是当时的人物爱戴且拥护的继承者。他的友人名为尽远,是个年幼流落至此在这长大的异邦人。与其它异邦人不同,尽远是个实实在在的好伙子。虽然有时在我们看来不善言辞木讷了一点,但是在场面上他从来没有因此出过差错。总而言之,要我说,他们俩都比现在那些成天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杰出多啦。

当舜发现自己对尽远的心意后,舜像每一个初次品味爱情蜂蜜的年轻人一样为此苦恼。在爱神面前,舜变得不再是那个勇敢果断斩杀怪物的战士了。他丢盔弃甲,手足无措,像一个初次拿起剑的五岁男孩。他开始闷闷不乐,身边所有人都发现了,因为忧愁竟然爬上了这样一位年轻人物的眉头,还扎了根。他最忠实的朋友尽远同样为此忧心忡忡。尽远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找到他亲爱的朋友苦恼的原因。尽远找他聊天谈心,为他收集陆地上发生的趣事,为他找来各种各样的来自四处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两人还一起去平原上旅行,一路走到了大海的边上。而这丝毫没有缓解舜的忧虑。

而神明似乎也不忍心看着这样优秀的年轻人遭受折磨了。他在夜晚悄悄来到舜的房间,为他施下了一个咒语。神让舜口吐花瓣,因为鲜花是人们用来表达爱意的礼物,而咒语只有尽远的亲吻才能解除。因神明显然看出这两人是相配的。而尽远也如同舜爱他一般爱他。只是尽远的性格更善于隐藏他对舜的爱意罢了。他们相互爱慕这一事实是显而易见的。试问诸位,当有一个人与你从小一般长大,你们同样优秀,相互信任,托付生命,乐意分享苦难与荣耀,并且相互理解你们的灵魂的时候,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爱上他呢?

第二天一早,舜开始口吐花瓣了。舜大概知道这是诸神的安排,并且感应到解除咒语的方法。然而尽远显然被吓坏了。他害怕诸神收回了对舜的宠爱而降之于憎恨。这位真诚的人宁愿诸神降下成倍的灾难于他自己身上。他背对着舜去找了神庙中的祭司。祭司显然也发现了这是神的安排。于是祭司告诉尽远,舜爱上了一位人,而他需要那人的亲吻。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祭司的忠告的尽远内心是多么的茫然和苦涩呀。可伶的年轻人犯了一个所有年轻人都常犯下的错误,那就是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低估了自己。于是他开始打听谁家姑娘是优秀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友人一定爱上的人一定是优秀的,哪怕可能还未显露。

尽远打听姑娘的动作自然被舜发现了。舜理所当然地误会了尽远举动,他认为尽远爱上了哪位不知名的姑娘。舜的花吐病因此更为严重了,有一次雏菊洁白的花瓣上甚至带上了鲜血。但舜是一位正直的人,他决不允许自己打扰尽远的幸福。两个正直的人之间就会发生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误会呀。

可是幸好诸神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在一次晚宴上,忧心仲仲的两人都醉倒了。酒在这个故事中终于扮演起正派的角色啦。爱意在甜美的蜜酒下喷发而出,两个相互喜爱的人在月色下接吻。两人嘴唇分开以后,他们发现舜不吐花瓣了。两个聪明人瞬间明白了双方的心意,也明白了对方这一段时间内的所作所为。他俩实心实意地笑了。这就是笔者所知的,关于舜和尽远两人为诸神所祝福的爱情的一切了。

评论(4)
热度(32)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