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一次意外事件

•午睡时做了个梦。决定写出来放飞自我。
•拜个晚年。每一年都值得期待
•西幻设定。可以当做某篇的后续。前篇戳这里

01

我在新年第一天摊上了大事。

这事儿还怨不了别人,全都是我自己作出来的。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我在新年第一天用一枚戒指召唤出了舜欧德文。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欧德文。那个几百年前的东方君主,联合其它人类国家击退了席卷全大陆的魔物狂潮。哪怕最艰险的时候被魔物大军攻到京城城角也没有放弃的那个舜欧德文。

此时这个传说中的英雄正大摇大摆地坐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拿着杯子喝茶。

“所以你真的是舜欧德文。”我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不愿意去回想自己被对方毁得差不多的地下室。不是所有通灵者都有这种待遇的。我安慰自己。

年轻样貌的东方君主挑了挑眉:“不然呢?我骗你干什么。”他把茶杯放回他面前的茶几上,“你泡的茶真难喝。”

02

半个小时后,他撑在沙发上,像是终于想起什么了问我:“你是怎么把我召唤出来的?”

(神明知道他是怎样把他可以看见的我家里的那个年代没有的魔法器具试了个遍,然而更悲哀的是我完全无法拒绝他的请求,要知道我童年的睡前故事就是他的事迹。)

我从怀里拿出那枚古朴的戒指,放在了桌上。他的表情一瞬间空白了,他拿起那枚破旧的戒指,放在手指尖摩挲,露出很温柔的表情,但是很快便消失了,他又变回那个气场十足的欧德文。

“这是一对儿,”他说道,“你有另一枚吗?”

当然没有。我摇头。他的表情有一瞬失落。“我知道另一枚在哪!”我下意识地把话冲出口。“要我带你去找那个人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他平静地回答道。

“那么,通灵者,”他认真地问道,“你召唤英灵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思考了两秒决定坦白。

“为了我暗恋的女孩”。我说道。

03

我暗恋我发小。一个迷人优秀的女孩子。自从一周前她去某个商铺里买下了这对戒指的另一枚就有些不对劲。她变得忧虑重重,总是用让我心疼的力度皱着眉头。又过了几天她开始变得虚弱,脸色苍白。并且刻意回避我的询问。

“我于是怀疑那枚戒指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说道,“像是诅咒,恶鬼这类的东西,要知道,它看上去有点年头了。于是我跑去买下了剩下的一枚,想看看它上面是不是沾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你胆子真大。”舜欧德文说到,“要真是恶鬼或者诅咒——”他看我一眼,“我记得通灵者可不擅长这些东西。”

“我有几百年的科技力量加持。”我抗议道。

我叹气:“可是我把你召唤出来了,那就肯定没有恶鬼这些东西了。成对的戒指只能召唤出相互连接的——”我突然想起一种可能,鼓起勇气偷偷看他一眼,“你有爱人吗?”

舜欧德文震惊地看着我。

“那个女孩也是通灵者?”他急切地问道,刷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急忙解释:“不不不她不是——”他又坐下了,“但是”他猛地抬起头来盯着我“你要知道几百年过去了我们总有些新办法——”

他再一次站起来了。“你能带我去见女孩吗?”他打断我说的话,“你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吗。”

我想了想:“好。”

04

我发小对我的突然到访显然很吃惊。“你怎么来了?”她趴在门边小心翼翼地问道,有些害怕地看向站在我身后的陌生人,“他是谁?”

我含糊其辞:“不是危险的人。新年快乐。你能先让我们进去吗?我想和你谈谈。”

她看上去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打开门让我们进去。我走进客厅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正在喝茶的陌生青年。

在我来的及为我暗恋的女孩家里坐着一个我不认识的男的这件事做出反应之前,舜欧德文一大步越过我走到对方面前。对方抬起头看着他,表情一片空白。

“还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舜欧德文说,“很多年没有看见你年轻的样子了。”

青年愣愣地说:“我也是,”他语气近似低喃,“我很抱歉当年我先走了。”

“没关系,”舜欧德文温柔地接口,“我很高兴被留下的是我,要知道那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青年站起来给了他一个短暂的拥抱,“而且我又见到你了,感谢诸神的眷顾。”舜欧德文笑着说。

他终于想起了目瞪口呆地我和我发小。

他对我们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介绍一下,我是舜欧德文,”他指了指站在他身后半步位置的青年,“他是尽远斯诺克,我的爱人。”

05

这真是最值得期待的一年。我相信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和舜欧德文坐在一起喝尽远斯诺克泡得茶的待遇。

前者正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还是你泡得茶最好喝。”

后者点点头表示收下了夸奖。

我发小抓着我的手臂快要晕倒了。我懂的。谁也没能想到能这样和睡前英雄故事里的人物亲密接触对吧。

“所以这就是你最近精神不好的原因?”她在我的注视下点点头,“英灵在现世的活动是要消耗召唤者的精神力的!天啊怎么你想的你只是个普通人!”

她紧张地咬着嘴唇:“我只是不知道怎么把他送回去——”

“你为什不来找我?我问了你那么多次!你五岁就知道知道我是个通灵者了!”

“我怕你问我为什么要对一枚戒指进行通灵!”她快哭了,“你以前从来没有凶过我……”

我赶紧降下语调:“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飞快地看我一眼,深吸一口气道:“店老板骗我说对着这枚戒指通灵可以让自己喜欢的人喜欢自己。”

“等等——你有喜欢的人了?!!!谁?!!”

她叹了一口气。“就是我面前这个啊。”她红着脸小声说道。她不安地抬起脸看着我。我倒吸一口气:“我也喜欢你,你不用通灵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我知道,”她小声说,双手抚上我的脸颊,“可是人总有时候会做傻事——”

“我暂且认为你们还记得有人坐在这里。”舜欧德文平静地说道,尽远斯诺克稳稳地将茶壶放在桌上。

我和我女朋友快速地分开。

好极了。我心想。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差点被自己童年偶像和他的爱人目睹自己和自己的爱人亲吻的。

06

那天晚上舜欧德文和尽远斯诺克找到我说希望我能把他们送回去。

“不再待一会吗?”我诧异地说道,“我以为你们会想跟对方再多待一会儿。冥界你们是沉睡着的,见不到他人的。”

尽远斯诺克轻声说道:“一天已经够了。不能在劳烦你们了。”

舜欧德文接着说道:“你们以后就会懂了。当你获得了爱的那一刻,爱就是永恒的了,死亡只是永恒的一部分。我们在几百年前就为永眠做好了准备。”

“那对戒指——”我最后问道,“你们有想要我们对它做什么吗?”

“让它们留着吧。”舜欧德文和尽远斯诺克对视一眼,然后说道,“说不定还有像今天一样的惊喜呢。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是吗?”

“新年快乐。”他俩十指相扣,对我们说。

这真是值得期待的一年。我低头,看见我发小双眼亮晶晶闪着光。她抬头对我露出一个微笑。

好吧。我收回前言。与爱人共同度过的每一年都值得期待。

end

评论(19)
热度(54)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