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非典型性史密斯(001~003)

沙雕脑洞

001

赛科尔一口酒差点没从口里喷出来。

他看了一眼自己平日的死对头,尽远眼皮都没抬一下,甚至挪远了自己装着柠檬水的玻璃杯,生怕被赛科尔给波及到。

“真的假的啊?!”赛科尔高声喊道,在嘈杂的音乐声中他拔高的声音并不引人注目,不然以尽远的性格可能就要掏出藏在腰间非法携带物品给对方脑门上来一枪。赛科尔仍是一脸不可置信:“你们要离婚?!”

尽远点点头,脸色比平时还要冷上几分。

赛科尔爆发出一连串幸灾乐祸的大笑。尽远脑海里已经飘过127种把赛科尔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方式。正当他在盘算着第128种的时候,赛科尔终于笑够了。

“来 ,和小爷说说,让小爷开心一下。”赛科尔故作热情地想揽住尽远的肩膀,被后者不留情面地狠狠打了一下,在巨大的八卦和笑料面前,赛科尔难得大度地表示不跟这位情场受挫人士一般见识。

“发生啥了啊突然要离婚?”

002

这个问题的答案尽远知道,不想说。

除此之外他还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结婚。那时的自己脑子里进的都不是水,估计是放了高浓缩荷尔蒙物质的降智商溶剂。

当时尽远刚完成任务,手指上还带着火药和硝烟的味道,拉着小行李箱提着公文包装作是一个公务出差的社畜。他急匆匆地赶路想摆脱远处正在四处搜寻盘问路人的警察,冷不丁和一个背着琴箱的路人撞上。

这一撞可不得了,直接撞掉了那一周尽远的理智以及接下来七年尽远的智商。

尽远晕晕乎乎地答应了路人去酒吧喝一杯的请求,晕晕乎乎地和对方在烟雾缭绕充满异味的卫生间里亲吻(最可怕的是好像是尽远先提着对方领子把对方按在门上的);他又晕晕乎乎地和对方踩着异国他乡湿漉漉地街道,一闪一灭的劣质彩灯为他们照明,他身边的人孩子气地去踢路面上的小石子(尽远那会儿居然还不觉得这幼稚的行为有什么问题,这成为了他证明自己当时理智离家出走的又一个有力证明);他们在迅速而热情地把自己带到酒店柔软的床上,直接醉倒在人类最古老原始的欲望里面。

两周之后他们去登记结婚,而尽远直到对方签字时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的全名。

舜•欧德文。

尽远冷静地告诉自己团队他结婚了这件事情。

乐琉万事不关心,死人脸不变只给了一个哦字。

瑞亚没回复,她正在非洲大草原的某一个角落和偷猎者斗智斗勇。

尤诺成为唯一一个对此有反应的人。

“什么?!”小医生不可置信地喊道,大有凯撒发现自己最亲爱的养子参与刺杀自己的意味,“木头你结婚居然没请我当伴郎???!!!”

003

奥莱西亚家虽然经常出歌唱家和音乐家,但这无法改变他们一直负责处理某些见不得光的人或物的事实。

所以虽然尤诺宣称他们是在为人类美好的未来和明天工作,但这仍无法改变在尽远心中他们是一群刀尖舔血的社会不安定分子的想法。

尽远是个杀手,这注定他的婚姻将不同寻常,而舜•欧德文只是个有些特立独行的文艺工作者,这又注定他的婚姻充斥着谎言和虚像。

好在假身份的工作给了尽远出差调研的借口,尽远以工作养家的名义全世界到处跑完成任务,而舜自己也一年到头跟着乐团在全世界巡演,所以谁都没有什么意见。

舜知道尽远母族是奥莱西亚后还很惊讶。

“我们俩怎么反过来了。你要是也是搞音乐的多好。”舜一边洗菜一边说道,“到时候我们俩说不定就在一个乐团了。”

旁边正砍着排骨的尽远听了这话差点没把手里的不锈钢刀飞出去。

“是啊,可惜我像父亲,没学到母亲。”尽远一边心虚地说道,一边狠狠地剁排骨,菜板差点给他砍出一道缝。

一边水池里择菜杆子的舜甩着手上的水过来看了一眼,被案上的惨状震惊了。

“我们从超市提回来的是排骨吧?”舜不确定地指着那一摊肉说道。

尽远对着那一堆分不清骨头和肉沫的肉类陷入沉默。






tbc

评论(32)
热度(109)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