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惊梦

天哪,弦鱼,太爱你了😘😘😘😘😘😭😭😭

因为一直坚信以前在ted上看到的一个演讲中的一句话,“爱是两个人共同创造的艺术”,以这种目标来写的同人。不是你能得到什么,而是你能给予什么,你们能共同创造什么。没有什么人是生来就和你相配的,灵魂伴侣也是如此,两个人要走到一起,必定要经历漫长的磨合,哪怕是在一起之后,也要不断的相互磨合。但是正因为是两个人,所以能够面对也愿意承担这样的考核和风险。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了。

真的很感谢弦鱼,能感受到真是太好了,还写了这么多字,明明马上要中考了还费时间写了这么多话。真的好感动。

向你表白。(。・ω・。)ノ♡



另外再随意唠叨一点个人感想:
“爱是两个人共同创造的艺术。”爱有很多种,艺术也有很多种,每个人对一个人的身份不是单一的。舜远二人更加如此。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是兄弟;与此同时还是朋友;还是上下级,是君臣,有上对下的爱护和下对上的忠诚;而在舜远的同人文中还有爱情,是伴侣。

借用这里对所有对我拙劣的文字表达喜爱的小天们表达感谢,真的谢谢你们。

最后再次对弦鱼表达我的爱。你怎么好啊😭😭😭😭😭
爱你!♥♥♥

弦鱼翻身:

孤帆梗里都有刀。


看完后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一个很火很引战的命题【大人孩子保哪个?】我的主观答案一直都是一个【保大人】


按毕淑敏老师的标准划分,爱以血为界,血缘之爱和非血之爱,而后者最具典型的是爱自己的配偶。这也是我给出上文命题答案的原因之一,因为非血之爱虽远不如血缘之爱牢固,却更来之不易。比起和可怜的孩子相依为命,我更愿和爱人相拥而泣。好像只要我们俩都在,远方还有一片光明。


对非血之爱的执着埋在全人类的基因里。于是我们在夜深人静时总忍不住遐想【世上有没有一个和我命中一对的人存在呢?】欧美人快人一步,创造了【灵魂伴侣梗】。当然,以上我瞎猜的。


对于【世上有没有一个和我命中一对的人存在呢?】这个问题,我的主观答案依旧只有一个【怎么可能呢小傻瓜回家洗洗睡吧桀桀桀桀】


这个世界虽没有灵魂伴侣,却有着无数努力变成灵魂伴侣的人存在。那些外人眼中羡煞旁人的伴侣,吃了多少苦,何从得知?


舜远真的是我心中的灵魂伴侣了,且不说相似的身世、情感,单是这么多年的相伴,足以胜过一切了。时间是最残酷的,也是最温柔的。我想文中的尽远那么痛苦,不只是因为他可能失去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更是因为他害怕失去了一个生命中无比重要的朋友、兄弟、家人、爱人....太多了


记得温宴曾经发过一条说说,大概意思类似【为什么不试试他们之间的友情】之类的【如果我记错了,请温宴眼下留情!】我又改了改变成一条原则横在心头,假如你写得两个人之间只剩爱情,你就太失败了!舜远之间的感情,轻于鸿毛,使他们可以为了彼此的利益兵戈相向,又重于泰山,在原著中共死或许是最美的结局。


再次赞美曾太带来这么美的故事,这简直是520最美的告白了!【虽然并没有别人对我告白【大笑】】


最后用毕淑敏老师的原句升华一下我的糟言吧!


爱一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一种需要,一种渴望,一种智慧,一种对美与永恒的无倦追索。




曾风停:



-灵魂伴侣梗,互为灵魂伴侣的人身上有相同的印记
-深夜摸鱼系列,前文戳我首页。





尽远一直期待着他能够遇上自己的灵魂伴侣。




他的父母是灵魂伴侣。一个人的印记在左手手腕,一个人的印记在右手手腕上。无论何时何地,尽远记忆中的父母从来不戴手套,将那朵玫瑰花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永远牵着手,让两朵一模一样的玫瑰花重叠。




那是尽远永远无法踏足的世界。这不是说他的父母不爱他,相反,他的父母都十分爱他,关心他,尽他们一切努力保护他,让他远离伤害。但是尽远知道他们之间有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踏足的世界,即使是他也不行。当他看着母亲披着黑色的头纱,戴上黑色的手套将自己的印记遮住时  ,尽远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母亲死死地搂住他。在尽远的记忆中,那也是母亲最后一次拥抱他了。




尽远的印记在脊背上。




“不要给任何人看。”披着黑纱的母亲告诉尽远



“如果他是你的灵魂伴侣,他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呢?”




当舜作势要砍那一刀时,尽远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迎了上去,也不管那一刀会不会对自己造成致命的伤害。




也许是因为尽远实在是走投无路,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尽远悲哀地想,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路呢?刀砍在身上很疼,可是尽远的身上有更疼的地方。他像是浑身被碾过,被针扎过,唯一的奇迹是他居然还没有晕倒。




他很冷静,知道舜会误解是无可避免的,如果是他站在舜的立场上他也会误解,这不是舜的错;可以一方面他又十分地不冷静,他很委屈,想抓着舜的衣领对着对方怒吼,想把自己脊背上的印记亮给对方看。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尽远简直想质问舜了,这在平常简直是他想都不会想的事。你把我们相处的这十几年当什么了,尽远脊背上的印记在发痛,像被火烧灼了一般。




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尽远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站稳不让自己摔倒,舜这时倒是不转身就走了。年轻的皇子愣在原地,手足无措,似乎不能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看着尽远的血一滴一滴的从他刚刚造成的伤口上滴下,落在泥土中,他才清醒一般冲上前去扶住摇摇晃晃的尽远,却又马上触电般分开,尽远咬着牙脸色苍白地看着他。舜的脸色和他一样的惨白。




“你、你……”舜“你”了半天也没挤出完整的句子,胸腔剧烈起伏,呼吸不规律地一长一短,他的大脑似乎已经在刚才发生的一系列变故中罢工了,不理解为什么会是尽远背叛了他,也不理解以尽远的身手为什么会被他胡乱挥出的一刀砍中。“你到底要干什么?!”他惨白着脸说。




尽远没说话,死死地盯着舜,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伤口,另一只手用力地抓着舜。“你、你别碰……!”舜的话还没说完,他便看到尽远的脸似乎又白了几分,舜喉咙突然被卡住了一般,别过头不去和尽远直视,终究没有拍开尽远抓着他的手。




“舜……”尽远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重重地喘着气,声音嘶哑,“我可以解释……”




舜怒极反笑:“你还要解释什么!”他突然发出一声尖利的不正常的笑声,“你还要解释什么?尽远·奥莱西亚?!”


尽远被他声音中的嘲讽刺中了,他浑身发颤,感觉呼吸都要被夺去了。他为什么还活着?在他的灵魂伴侣否定了他之后?他的心脏为什么在还该死地跳动?!




“我绝没有想过要害你!”尽远在喘息间说,“我怎么会去害你……”尽远愣愣地说,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你可是我的……”




“我当然知道我们是灵魂伴侣!”舜粗暴地打断尽远的话,“可是你一直瞒着我……你藏着它像是它是一个令你感到恶心的肮脏的秘密!”舜自嘲般地笑了笑,“你当然会觉得它是一个肮脏的秘密,毕竟你的灵魂伴侣是你的敌人……”




“我没有!”尽远反驳。他感到愤怒和委屈,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都是假的吗?舜怎么能这样看他?当他发现舜是他的灵魂伴侣的时候的惊喜和恐惧,惊喜那个命中注定的人是舜,恐惧舜命中注定的人是自己,他怎么能告诉舜?当那个夜晚舜发现这个事实后他是感到恐惧、担忧又有点解脱的,秘密藏得太久已经成为了他的枷锁和负担,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化作噩梦将他吞噬。当第二天舜面色如常,什么都没问他是感到放松和惊喜的。在那之后他思索过如何和舜坦白,却一直没有勇气付诸现实。他害怕舜会对他失望,会不再信任他,转身离去,而他身为舜的灵魂伴侣这一点也挽救不了这一切。

但同时他又会有些不切实际地、天真地幻想,想着舜会信任他,理解他,他们可以一起解决这些问题。毕竟他们是灵魂伴侣啊,他们为什么会做不到呢?可是实际发生了的是他最恐惧的想象。舜认定了尽远背叛了他,认定一切都是假的,认定自己不能相信尽远,不能相信他的灵魂伴侣。




最后,尽远说:“你能相信尽远·斯诺克吗?”




不是你的灵魂伴侣,身上没有与你相同的灵魂印记,只是那个十几年如一日陪伴在你身边的人,你的友人,你的亲人,会理解你,帮你收拾烂摊子也会提醒你、帮助你,让你成为更好的人的那个人。你相信他是真实的吗?还是说你认为他只是一个被人有心构造出来的完完全全的假象?




尽远在等着舜的回答。














评论(5)
热度(64)
  1. 曾风停弦鱼翻身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弦鱼,太爱你了😘😘😘😘😘😭😭😭 因为一直坚信以前在ted上看到的一个演讲中的一...
  2. 弦鱼翻身曾风停 转载了此文字
    孤帆梗里都有刀。 看完后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一个很火很引战的命题【大人孩子保哪个?】我的主观答案一直都是...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