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谎言上的真实(二)

·哨兵向导au,私设众多,或有出入

当夜禁的第二轮警报声响起的时候U-1029带着舜踏上了空无一人的街道——如果不把巡逻的人员算入的话。

 

 

哪怕是在见不到太阳的地下,城内依然保持着与地上一致的时间计算单位和昼夜交替模式。舜之前在沙发上睡了几个小时,吃了一罐味道奇怪的速食品,所以在深夜依然精力良好。舜不确定U-1029休息了没有,舜每次睁眼都看见哨兵绷紧着身体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哨兵没有脱下头盔和口罩,也没有换掉已经被血迹和泥土弄脏的作战服,舜后来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作战服的胸口处用很小的字体印着哨兵的编号——U-1029。

 

 

在地面上,塔控制了大部分的地区,这些地区的哨兵一旦觉醒后便会被塔登记,由塔对他们进行教育和培训,执行塔分配的任务或工作,成为塔的力量。而在有些地区,古老的家族仍然掌控着对当地的控制权,这些地区觉醒的哨兵大多会成为家族的力量。而有极少数的哨兵则独来独往,不依附于任何势力。但如果没有向导对他们的精神世界进行梳理和调节,他们很难融入普通人的生活。

 

 

这就是哨兵的不幸之处了。他们拥有超越常人的身体机能,五感更加敏锐,体力、力量和速度都十分惊人,是天生的战士,面对魔物时他们更占优势。但他们的精神是十分脆弱的。更加敏锐的感官带来的是更加巨大的精神压迫,如果学不会控制自己的感官,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落在哨兵的耳里都如同雷鸣。只有向导能够安抚他们。向导的精神力十分出色但是身体机能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先天的精神力过高,向导很容易夭折,这也是为什么在大多数地区向导的人数少于哨兵的人数的原因之一。

 

 

在地下,每个哨兵似乎都有个属于自己的编号。似乎没人知道这些编号是从哪来的,通过什么方式登记的。就像似乎没有人知道这座地下城是怎样兴起的,由谁创造的,等到所有人都回过神来时,这座地下的城市就已经兴起了。

 

 

从我有记忆开始这个编号就有了。哨兵这样告诉舜。他们两个正挤在一个拐弯处的角落里,躲避着街上巡逻的队员。夜晚的巡逻队友与白天不同,他们都装备着克制哨兵的噪音器,他们也都是普通人,向导的手段对他们也毫无用处。这样近的距离让舜再一次闻到了哨兵的信息素,哨兵的信息素很淡,像是刻意隐藏过,就哨兵的能力来讲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哨兵的信息素让舜觉得有些奇怪,不那么自然。

 

 

过了一会儿,U-1029踏出了他们藏身的角落,示意舜跟上。哨兵显然拥有十分出色的自我调节能力,能够在夜晚将五感发挥到极致的同时使自己的精神屏障不受任何影响。在舜看来。对方的精神屏障像是世界上最坚硬的城墙。这让他不可避免的想起一个他不愿意现在想起的人。那个人同样是哨兵,舜曾经保证让他的精神屏障坚硬不可动摇,为此舜不惜消耗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一点点把对方的屏障垒起来,保护对方脆弱的精神世界。

 

 

“现在是去哪里?”舜问道。他现在披着u-1029从公寓里翻出来的灰扑扑的外套(“新的。没人穿过。”哨兵说)老实说这件外套舜穿着有些小了,肩部有点紧,袖口也比较短,强行套在舜的身上有些不伦不类的。舜这才发现这个陌生的哨兵个子比自己要小,这个事实让舜稍微有些惊讶。

 

 

“你最好把外套上的帽子戴上。”u-1029提醒道,“你是个生面孔,任何在这里生活了一阵子的人都可以认出来。”

 

 

“就凭这个可以判断出我是外来者吗?”舜问道。

 

 

“不。”哨兵说。舜安静的等了一阵子,发现似乎并没有下文了,于是作罢。他俩安静地并排走了一阵子,u-1029带着舜避开巡逻队和人群,在狭窄的巷子穿梭,最后到了一家酒吧。酒吧的招牌有一半已经不翼而飞。哨兵带着舜绕开了酒吧的大门,来到酒吧背面,打开了一扇油腻腻的小铁门。

 

 

一道白光闪过。U-1029牢牢地抓住了一把向他们袭来的小刀,并且迅速的朝准一个方向扔了回去。

 

 

是个哨兵。在一片漆黑里舜判断道。他能清楚的感应到对方的位置,舜毫不犹豫的对袭击他们的哨兵的精神屏障做出了攻击。

 

 

“你作弊!”黑暗中一个声音大喊道,“你居然带着个向导!”

 

 

房间的灯刷的一下打开了。这里显然是酒吧的后厨,墙壁和地板满是洗不掉的油污,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酒精和食物混合的味道。墙壁上一排排的柜子似乎都被撒得满满当当。一边的水槽里脏兮兮的盘子和杯子简直快要堆到天花板上去了。角落里放着一个大大的冷藏柜,冷藏柜的旁边扔着几个鼓鼓的麻袋,几只洋葱和一个胡萝卜从麻袋的破洞口滚了出来,可怜兮兮地待在油腻腻地地板上。一个蓝色头发的青年踩在房间内唯一的椅子上。他看上去有些狼狈,瞪着眼,微微喘着气。

 

 

U-1029开口了,他对着舜道:“路普。”然后又正对着被他称为路普的蓝发青年说道:“我们在找一个哨兵。”几秒之后他又指着舜补充道:“他的哨兵。来自地面,应该就是这三个月内到了地下。”

 

 

路普露出了一个十分复杂的表情,脸上清晰可见地写着“你他妈在逗我”一句话。过了一会儿他发现U-1029似乎不打算开口了才严肃了起来。他思索了一下。

 

 

“没印象。”路普摸着下巴,“应该是死了。就算没死也待在你这种外来者找不到的地方。”他对着舜说,接着又看了U-1029一眼,“你确定你要带他去那里?”

 

 

U-1029十分冷静:“他有我想要的东西。”

 

 

路普盯着他看了几秒钟。

 

 

“我们谈谈。”路普说,“就我们俩。”

 

 

等到拉上隔音的帘子,路普就毫不客气地说道:“他真的不是你的向导?”

 

 

U-1029平静地说道:“当然不是。”

 

 

路普盯着他,像是在考虑他的话的真假。几分钟之后他放弃般地背过身,翻箱倒柜地开始找东西,翻出了一个手电筒、芯片等一大堆乱起八遭的东西,然后将这些东西一股脑的塞进一个看上去有些旧了的背包里。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路普飞快地说,将背包扔给U-1029,后者接过,飞快的将东西背在背上。然后又扔出一个背包。“给那个向导的。”路普继续说道,“他绝对不弱,如果是真的,你想想,他一个向导能够逃出塔的控制单独找到这来还没被抓,而且他刚刚给我来得一下让我现在脑袋还晕着。”他指着自己的脑袋,“再说了,谁知道他能不能找到他原来的哨兵,要我说最好的情况也就是找到一具尸体。”

 

 

路普漫不经心地说道:“这里抓上面的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最近确实有对哨兵下手,谁也不知道上面的人要干什么。这很危险,希望你和他交易的东西值得。”

 

 

“‘少爷’呢?”U-1029突然说道,“他没和你在一起?”

 

 

路普警惕地看着他:“你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U-1029轻飘飘地说,“等他回来看见厨房的样子…”

 

 

路普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他咬牙切齿道:“这种事不要你管,管好你自己,”他像是想起什么嘲讽似的笑了,“你这次说不定会发现什么大新闻,关于你自己的。U-1029。”

 

 

“闭嘴。”U-1029冷冷地说道,转身就走。路普在他身后发出一声嗤笑,跟着U-1029走回厨房。舜面无表情地站在厨房里,整个人显得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U-1029将一个背包递给舜。他询问地看了U-1029一眼,后者向他点点头,两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吧。

 

 

两个人沉默地走了一阵子。确定走得够远了,舜问道:“他是个哨兵,为什么没有编号?”

 

 

U-1029回答道:“比起编号他更喜欢别人叫他路普。”

 

 

“他没有向导?”舜有些奇怪的说道,“未结合的哨兵怎么在这样……”他回想了一下酒吧厨房的环境,心情复杂,决定选择一个委婉一点的形容词“糟糕的环境下待着的。”

 

 

从U-1029唯一露出来的一双眼睛中舜可以找到一丝赞同的神色。哨兵难得有些纠结:“他……就那样。”舜回想了一下自己遇见的哨兵对环境整洁的要求程度选择放弃理解这件事情。他俩之间又一次陷入寂静。

 

 

断断续续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以后,U-1029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他蹲下,没两下就撬开了路面上的下水道井盖。

 

 

“我们下去。”哨兵指着黑漆漆的洞口冷静地对舜说道。

 

tbc

评论(11)
热度(53)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