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头像来自夜莺太太,lofterID@夜莺
 

【舜远】非典型性史密斯(006~008)

·架空,私设众多,沙雕脑洞,作者有病系列

·ooc ooc ooc

·再次发现自己两章完结不

006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中二少年都曾经有这样的幻想:某一天,你的父亲或者母亲郑重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或者书房里表示要跟你谈谈,然后说出了自己家族的祖传的秘密身份或者特殊能力。

反正舜是这么经历过一回。

 

 

当时舜正值初中青春期,长期拿下巴看人,正是因为自己的情绪问题和家里人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每天做着背着书包提着琴箱离家出走浪迹天涯的美梦,但是每次上学出门前看见粉团子似的弥幽扯着他的衣角,要哥哥给她梳辫子时,这个背着大提琴孤身一人远走天涯的美梦就会被他扔到十万光年之外——虽然一周五天上学里面起码有三天时间因为要给弥幽梳辫子这件事情迟到而被老师拎到教室后排罚站。

 

 

总而言之,当辛一脸严肃的告诉他咱们家有个祖传的秘密,我们一直在为政府做暗中工作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的舜·欧德文小同学,这位日后以高超的技艺和卓越的天赋在音乐界闻名的大提琴手,坚信这是父亲为了防止他离家出走而捏造的骗局。

 

 

当我五岁大人说什么都信的小孩吗?舜愤愤地想,然后辛叹了口气,直接把舜绑上了车,带去了办公大楼。于是舜在那一天下午成功地刷新了世界观。而他同时更加坚定了要离家出走的想法。

 

 

大半夜舜在房间里收拾东西,装满了一个书包。他背着书包提着琴箱站在家门口,开了门准备溜,然后看见了站在他身后揉着眼睛的弥幽。小女孩半夜起来想上厕所,然后看见了自己哥哥,不能理解自己哥哥为什么大半夜还要出门。

 

 

“舜哥哥,你要出去玩吗?”弥幽打着哈欠问道,“能不能带上我呀。”

 

 

舜站在门口纠结了半分钟,而这半分钟决定了他之后的半个人生。半分钟后,舜关上了门,重新上了锁,然后一手提着琴箱,一手拉住了自己妹妹的手。小女孩的手还是软软的,一下捏不到骨头。

 

 

我走了弥幽该怎么办呢?在那个瞬间他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现在他们是想要我接我父亲的班,如果我拒绝,那么他们会不会把目标转向弥幽呢?

 

 

于是舜就这样拿起了绝不比琴轻的枪。

 

 

007

 

如果说迫不得已拿起枪是舜人生中的一个意外,那么遇见尽远就是他人生中的另一个意外,只不过第一个意外是贬义词,第二个意外是褒义词。

 

 

说是一见钟情也好,一见倾心也罢,一直觉得自从十三岁开始就给自己使劲添堵的、要是有实体他想一枪打死的命运这个鬼玩意,终于良心发现似的给他漏了一点网兜里面的闪闪发光的小金片。

 

 

情感压过理智,舜哐当一声砸进尽远的一双绿眼睛里面,然后再也爬不出来。他们在一个晚上转换了三个战场,从街边到酒吧再到附近的旅馆,他们在小旅馆廉价的白色床单上面大干一场,舜沾满鲜血的手指摸上尽远柔软的嘴唇,还没有等这个年轻人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意味着什么,他的情人就不太情愿地按住他的手,然后凑上去一口咬住了舜的下唇。

 

 

而舜花了十几年建设起来的心里防线在这一刻哗啦哗啦的全塌了。

 

 

第二天舜清晨给云不亦发了个消息告知他们自己任务已经完成,然后把相关的通讯终端一关,完完整整做了两个星期的失联人士。他们先去签的结婚证书,然后才想起还差个结婚戒指,然后两个人又一大早去珠宝店买了一对婚戒,给导购小姐添了当天的第一笔业绩。

 

 

几天之后他正在机场接尽远的时候,终于想起被自己关机的通讯终端。他把终端翻出来,打开,无视疯狂的嗡嗡响声,给云不亦拨了过去。没过两秒对面就接通了。

 

 

云不亦咆哮道:“要不是你档案自动更新了我们都不知道!舜·欧德文你居然瞒着我们结婚!!!!!!!!!!!!!!!!!”

 

 

舜还没说话,那边菱就一把抢过了终端。

 

 

“喜酒呢?”少女威胁道。舜知道这位惦记他们家的藏酒已经很久了。

 

 

“以后补上。”舜轻快地说,“我在机场接人呢,你们等会。”

 

 

那边发出两声非常默契的冷笑。舜被他们搞得脊背发毛,只好翻出手机看了看他和尽远之前的聊天记录。

 

 

那边安静了会儿,然后传出了一声叹息。舜立刻意识到现在是云轩在说话了。

 

 

“记得把人带过来给我们看看。”云轩慢悠悠地说道。这时正好尽远拉着行李箱混在人群中走出来,舜眼睛一亮,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好。”舜说。随即他又补充道,“他就是个普通人。”

 

 

这时尽远也远远地发现了他,明显地加快了步伐,试图穿过人群挤过来。舜于是按掉了终端,没听见云轩沉默之后的那句话。

 

 

这对新婚不久的年轻人在人群中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008

 

 

之后的七年里舜表示过无数次的自己不想再干了的意思。但是每一次的申请都被上面给打回来了。上面给的理由十分一致:新的接班人还没培养好(舜威胁联络人说他们要是敢从弥幽或者玉茗当中选人,就把他这么多年知道的事情挑着公布出去,让这届他们换个地方住),请舜·欧德文同志像他的先辈们一样继续为国家付出。

 

 

每次舜看见这条回复,都想抽出自己抽屉里的格洛克23拍到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的脸上。

 

 

去你大爷的付出。舜在内心把他们骂了个来回。七年了还没找到继承人你们是在孤儿院找了个婴儿从小开始养吗?!有本事自己来过一过这种日子试试。结了婚结果一年到头见不了对象,工作的时候连婚戒都不能戴,爱人过生日不能拉一首曲子作为祝福,只能因为工伤躺在病床上谎称自己出差,平心而论,舜觉得自己的付出已经可以那一座终身贡献成就奖了——虽然这个奖项并不存在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奖杯奖金可拿。

 

 

无数次云不亦撞见舜坐在自己工位上面撕上面给他的答复,年长的独身人士只能给予愤怒的已婚却过得比独身者还惨的年轻人口头上的些许安慰。于是理所当然的效果不佳。

 

 

而最近舜越来越焦虑了,连一向喜欢看笑话的菱都看不过去了。云不亦于是被推出来找舜谈心。

 

 

舜喝了酒。云不亦大惊失色地给群里发消息。

 

“舜小子主动喝酒了!!!!!!!!!!!!!!!!!!!!!”

 

菱的回复很快跟上:“怎么回事??????他不是说他家那口子不喜欢酒所以早就借酒了吗???!!!!”

 

云不亦看着舜一杯一杯地灌,打字的手都在颤:“我不知道!!!!!”

 

玉茗幸灾乐祸:“怕不是终于受够了他这一年到头不回家,好不容易回家还发现手上没戴婚戒,要离婚了。”

 

弥幽回了一个担心的表情包。

 

 

 

 

当舜琴箱里放着的是枪械的时候,他的手上是不戴婚戒的。舜的个人资料高度保密,知道他结婚了的人少之又少,而对方是个普通人的事情让舜在这方面神经高度过敏,生怕居心不良的人知道尽远的存在,所以这个时候他绝对不戴婚戒。每次都是任务完成回家的时候,他才会重新把婚戒掏出来戴上。然而人总有失误的时候,所以有一次舜忙了几天大晚上回家,因为极度缺少睡眠,大脑没在管事,而忘记了自己的婚戒并不在它应该在的位置。

 

 

直到尽远犹豫而疑惑地问道:“舜,你的婚戒呢?”

 

 

舜如遭电击。他满头冷汗不知道怎么回答,婚戒是没丢,可是怎么和尽远解释他没有戴这件事情呢?还没等他想出借口,尽远放在卧室里面的手机响了,尽远于是转过身跑去接电话,舜如释重负地瘫在沙发上,赶紧掏出戒指戴上。他隐隐约约听着尽远说了几声“尤诺”,觉得应该只是小医生每周例行的关心电话,舜思绪一转想到每周也这样打问候电话的住校的弥幽。他于是迷迷糊糊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尽远推了他两下,试图让他回床上睡,他发出几声不乐意的呻吟。

 

 

第二天尽远就出差了。得到足够睡眠的舜才意识到自己昨晚上做了一件多么过分的事情,但是等两周后尽远出差回来,补救的机会已经过去了。他试图邀请尽远来听他的演出——正常的那种,但是尽远却拒绝了。而舜记得过去尽远是很喜欢听他拉大提琴的。

 

被拒绝后舜一天没说话,转天拿着他那把格洛克敲开了负责人的办公室。但是仍然没有走成。

 

 

那边云不亦半天没再发消息,群里面等直播的几人等得惴惴不安。

 

玉茗也开始恐慌了:“不会真的要离婚吧????”

 

菱不乐观:“他们这么几年本来就不正常,婚戒事情还没过去呢,最近查那批药的事情又好几天没回家,这搁我身上我早离婚了。”

 

弥幽没说话了。

 

又过了好半天,那边云不亦终于打出来一行字。

 

“完了。这次好像真的要离了。舜说他看见尽远藏在抽屉里的离婚协议书了,字都签了。”

 

群炸了。

tbc



















评论(26)
热度(74)
© 曾风停 | Powered by LOFTER